求"夕阳"的抒情散文

  谁陪我去看夕阳
  周末的一个黄昏,持续了几天的风雨渐渐停了。晚饭后,我百无聊赖,静静地靠在窗前欣赏天边的夕阳。久违了的火烧云把天边燃得通红,空气中有一种朦胧的香味在那些琥珀色的透明的光中流荡。只可惜住房没阳台,无论我怎样伸长脖子,竭尽全力从窗子探出头,却也只看到小小的一角云霞;四周皆是高楼大厦,密如蛛网的电缆线肆意地横在上空,遮隔着那属于我的一片美丽而灿烂的天空。
  
  出去走走!
  带着一份暖暖的、有些雀跃的心情我出了门。
  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行人匆匆,在楼下的红绿灯处,我有点茫然了。
  这些年来,早已不再有散步的习惯。
  自从来到南方这个都市,这里快节奏的生活一刻也不让人消停,背负着生存的工作的情感的压力,人成了一支砣螺,好似冥冥中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控,那砣螺便转啊转啊……直转得人晕头转向,忘乎所以,直转得人精疲力竭,疲惫不堪。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悠闲的周末,这样一个朗润而晴朗的黄昏,却站在十字路口,一时不知该去哪儿。
  
  “我们今天就不跑步了,就在珠江边吹吹风,看看夕阳——,那儿说不定会有很多人呢……”
  “好咧!这个主意不错,那儿空气好着呢……”
  说话的是两位老人,就站在我旁边。此时他们相互搀扶着,也等着红灯,准备过街。
  看那亲密和惺惺相惜的样子,想必他们是一对极恩爱的老夫妻。
  “嗨,阿姨,我也跟你们去吧……”正踌躇着,一听是去珠江边看夕阳,不由脱口而出。
  “好啊,太好了……正好三人一块儿去吧,热闹……”老太太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白的牙齿。
  
  我暗自吃惊,看那老太太满头银发,她的眼角和额头都有密密的皱纹,料想一定年近花甲吧,但为何牙齿还这样,皮肤也还是白里透红,虽然微微有点驼背,那菊花褶似的笑容里却依稀还透着年轻时的风采。
  “闺女,你也住附近吧?”老伯伯也凑过来,须发皆白,他的背却不弓不驼,此时也朝我神采奕奕地笑着。
  
  “嗯,就那边,昌岗中路小区146号……”我回转头,用手指指我住的那幢楼。
  “哎哟,想不到还是邻居呢……我们也在那儿……703……嘻嘻……”老太太显然也非常高兴,又热情地抢过话头。
  “我住803,阿姨,你们在我楼下呢……真想不到还是邻居……嘿嘿……”
  不知不觉,我喜欢上了两位老人,他们爽朗的笑声感染了我。
  就这样我们三人相互搀扶着,过了街,穿过一条窄窄的小巷,出口处,已隐约看见盈盈的珠江水在夕阳下闪耀的片片金光。
  一路上,老伯伯的手一直轻轻挽着老太太,有好几次,老太太长长的肥大的裤角沾上了窄巷里的稀泥,他便掏出手绢,小心翼翼地揩去泥水,轻蹙眉头:
  “看你,到城里几年了,还不开放,老穿那大脚裤……瞧人家那些老人,不一样穿短裤啊……”
  “嘿嘿,我就乡下人啊,习惯了啊……”这时候,老太太就红了脸,笑得却跟蜜一样甜:“死老头子,终于嫌弃我了啊……你看这年轻闺女在这儿,咋就不给一点面子我哦……嘿嘿……”
  老伯伯看了一眼我,眯着眼笑着:“我可没说你老土啊……就伤着你面子了?”一面又用颤微微的手拢了拢老太太的被风吹乱了的发髻。
  
  “嘿嘿……”老太太愈发开心了,“瞧你这老头子……”
  这样说着话,听着两位老人的“絮叨”,不觉早已走出那窄窄的巷,耳边已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一丝丝清凉渐渐赶走了盛夏的燥热。
  珠江边已聚集了好多人,也许因为这段时间的“梅雨”,大多闷在家里;难得这样一个晴天,这会出来透透气,吹吹风,聊聊天,看那浩浩珠江水在夕阳下的万种风情。
  
  我看了一眼老太太和老伯伯,此时他们正靠着防扶栏,悠然地听脚下的江水哗哗。西边的太阳正慢慢地落下去,渐渐只有半块脸靠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夏。这时,老伯伯的领口被江风吹竖起来,老太太就伸出颤微微的手去替他捋……
  “那年我逃婚离家出走,千里迢迢来到这广州,也是这样的一个黄昏,没找着你,我走投无路,差点投了这珠江……你还记得吗?”老太太忽然幽幽地说。
  
  “怎么不记得,我知道你的心……”
  “我都为了你的心……”老太太眼圈红了,她一把拉过我的手:“闺女,结婚了吗?他对你好吗?”
  “你逃过婚?!”我答非所问。
  “她当年可是他们那儿最出名的人物,哈哈……”此时老伯伯也激动起来,不由接过我的话茬。
  
  “那年我当兵出走,她送我到村口,说要一辈子等我,虽然当时她已被她母亲许给一家很富有的人家。哪知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老伯伯的嗓子有些哽,风又一次撩起他衬衫的衣角,荡悠悠地在风里飘……
  “你们一定很相爱……”我感动地说。
  
  “嘻嘻……”老太太的脸又一次红了“我们一次也没说那个字……就是彼此忘不掉对方。那年母亲逼我嫁人,我也一度因心疼母亲而放弃过自己的信念,可是痛苦矛盾了一星期,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就骗来催婚的媒婆,说自己不能生小孩……那天夜里我开始了我生命里一次最大胆的行动……”
  “逃婚?外出?”我听得津津有味。
  
  “是啊,我的‘出格’行为惊动了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他们涌到我家门口,朝我家扔垃圾吐口水,大骂伤风败俗……我出走后,一直不敢回家,四处流浪,吃了很多苦……不过感谢上帝,老天很公正,经过几番折腾,我还是找到了他……”说到这里,老太太深情地望着老伯伯,眼里好似有星星点点的泪花。
  
  我一时无语,这样的小故事,从前在书上、电视和电影里也都看过,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而那时老觉得是文艺作品,虚构的,总不怎么触动,而眼前的两位老人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中的人啊,况且还与我是邻居,又近在咫尺,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离奇的故事,真是“戏上有,世上也有”啊……
  “闺女,……还没结婚吧?对了,你不要选,要等!”老伯伯显然动了情,他看了一眼老太太,有些激动地对我说:“这辈子我就敬她那份执着和勇敢,爱她的真诚和倔强。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也曾在寂寞的时候想过别的女人,但心始终在她那儿。你记住:不要怕困难,要坚定地去等那个陪你去看夕阳的人,他才是值得你爱的人;对一个值得你爱的人,你要有勇气付出,哪怕是因此而叛逆……当然会很辛苦,但你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我频频点头,我终于明白老太太为什么年近花甲却鹤发童颜,为什么她的牙齿却还是那样整整齐齐,-——这离不开老伯伯对她的精心呵护啊!爱和被爱有时就象印在这珠江上面的那一抹透明而桔红的晚霞,风过之处,时时都会闪出点点金光,也正是这点点闪光让两位老人互敬互爱,越到老秋,越红得可爱。
  
  “自打来广州,我们几乎天天会在这滨江路跑步,隔三岔五,他就会陪我来看夕阳……你们现在的年青人,没法与我们那一代相比,你们很浪漫,全是自由恋爱……多想再恋爱一次,自由自在的,轰轰烈烈的!”老太太也喃喃着,那神情天真的象个可爱的孩子。
  
  透过波光鳞鳞的珠江水,我望着远远的对岸,那儿也正有一对对年轻的情侣,他们有的也正如醉地看着夕阳,而有的却在树荫下激情地狂吻……,说不定那其中就有一对是这两位老人的儿孙,也说不定哪一天,忽然其中之一会对另外一个说:“我们不合适,分手吧……”或许就这样,在热烈的狂吻中,恋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浪漫了很多日子,到头来还是孤零零一个人叹息:现实社会,真爱真难找……更有甚者,就是那些学生模样的男男女女,仗着喝了一些墨水,有了一些新观念,尽情地享受着这个社会给他们的“自由和开放”,高唱着“性解放”的论调,一次次让爱情压碎在席梦思上……可爱的老人啊,你可知道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浪漫和轰轰烈烈啊,你知道你的儿孙们是在怎样的“浪漫”吗?你知道他们是怎样的迷茫吗?
  “现在,唉,浪漫倒是浪漫,自由倒是自由,不过,好多事却也很糟糕……说真的,这年月,能象你们这样的还真不多,不信,问问你们的儿孙……”我忽然有些情绪低落。
  
  “呵呵,我们一直没生孩子……”老伯伯笑了,“没想到吧?我觉得有她就够了……”
  “你这老头……”老太太娇嗔着,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闺女,我这辈子,真正觉得对他不住,没给他留一男半女……都怪我当年撒谎说不能生育,还真应了那句,老天公正,鱼掌熊翅哪能兼得呢……”
  我怔怔地望着这对老人,眼角湿湿的,架在鼻梁上的镜片一下子模糊了。
  
  不远处传来一首歌,天籁般的旋律轻柔地被风儿传开: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
  不知是因为被歌声感动,还是沉缅于他们自己生活的点滴,两位老人也突然安静下来,此时他们正痴痴地望着天边,云霞在那儿燃烧着,夕阳的余辉把两位老人的白发也染成了金色,风吹起了老伯伯的衣服,胀鼓鼓的晃悠着,老太太正用手一粒一粒地帮他摘那衣服上的线头……
  这是一幅多么迷人的黄昏剪影啊,这才是真正的浪漫和轰轰烈烈啊!
  是的,爱是等来的,这是一过程。
  它需要相互付出执着、真诚、勇敢,有时还有牺牲。我虽然没能完全了解老太太和老伯伯的故事,但这幅黄昏下的剪影,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感动亦如那不舍离别山峦的夕阳,每天都照晒着我微微发霉的心,一点点地溶释着我对现实的麻木。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而甜蜜的梦,梦里我变成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驾着一朵流光异彩的晚霞,轻盈地飞落到那轮红彤彤的夕阳旁:一忽儿,从夕阳里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神仙样的老人,他牵着我的手,笑眯眯地说:彩容,我们心中的夕阳永不落……

  【散文】夕阳渐老

  学校门口,一群男人在吆喝着拆房。
  
  木质的小屋。房檐、梁上的木板,被一块一块重重卸下,碎屑凌乱,尘土飞扬。
  我从一旁经过,看见站在屋内的老人,神情无奈而凄惶。
  我认识他。
  自打我搬来这座小城,他便已经在这间小屋生活。
  小屋在这所小学的小门一侧,因处在学生放学的必经之地,所以老人在此开一小店,虽是小本生意,卖些小包装的零食,生意倒是不错。常有七、八岁或是稍大一点的孩子举着几毛钱来买些吃食。老人亦是慈眉善目,每每都是笑着拿给他们。
  我曾在这所小学读书四年。
  小时候,上完学跟小伙伴们一起回家,出校门后要经过一长排的小摊。小摊上摆着各类零食,话梅、酸枣、萝卜丝、爆米花,花花绿绿琳琅满目。都是些小孩让嘴馋的零食。摊主们常常吆喝着要学生们去自己的小摊买东西。他亦是其中之一。许是他和蔼亲切的缘故,我总是愿意去他的小摊买。
  次数多了,彼此便熟悉了。
  记得有一次,我与小伙伴下午放学后去他的小摊买零食。因为提前放学,我们都不愿早早回家受爸爸妈妈管束,便坐在他的小摊旁边吃边说话。我问他:“爷爷,你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吗?”“我看,应该三点半了。”他笑眯眯地说。
  “你又没有看表,怎么知道呢?”我和小伙伴好奇地说。“你看啊,”他眯缝着眼,手指着太阳,“我呀,只要看看太阳就知道了啊。”说完,他笑了起来,我和小伙伴亦“嗤嗤”地笑起来。
  后来,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我们家搬到这所小学。那时,我正上中学。
  于是,每天还是要经过他的小摊回家,而每每亦是夕阳西下之时。只是因为长大的关系,性格慢慢变得内向,不喜言语。与他也渐渐陌生。只知道每天路过时,都会看见他,有时是倚在冰柜上,有时是坐在屋内。有小孩去买东西时,他仍会笑得很开心,从小摊上拿出各种各样的零食放在孩子的小手上。
  有时还会配着夸张的表情说上几句话,比如“这个啊,可好吃啦!”那神情,仿若宠溺。
  上大学后,每次放假回家还是见到他。一个人在夕阳余辉映染的小屋内默默收拾、摆放货品。每当我匆忙走过,他的小摊和他的身影,似乎已成为余光里的一种习惯,长久地存留在我有关小城、有关故乡的记忆里,渐渐融合、溶化为一抹不可磨灭的印记。
  
  关于老人的背景身世,我完全不知。只知道,许多年后,脑海里常常闪过一幅画面。画里只有一个老人,一个为笑眯眯为我们拿小包零食的和蔼老人;一个喜欢用夸张的表情告诉孩子“这个好吃”的慈祥老人;一个站在夕阳下,手指斜阳,眯缝着眼睛告诉我们时间的佝偻老人;很多次,恍惚间觉得他就是我的一个亲人,在每一天缓缓隐退的夕阳里,伴我慢慢长大。
  
  “小姑娘,让一下,这东西要抬过去。”
  “啊…对不起。”我恍然回神。
  走入校门,我不禁回头。黄昏将至,暮霭缱绻,初秋的晚霞漫天浸染,似是铺展开一袭酡红如醉的绸缎。
  晚风徐徐吹过,他孤单落寞的身影,在夕阳下,愈显苍老。
  
  夕阳依旧美丽
  作 者:残 梦
  我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幅图画的!紫色的夕阳,潋滟的湖面,一叶小小的扁舟,渔家站在船头,用尽全身力量撒下最后一网。西天的晚霞把他映现的通体光明,犹如佛光普照,十分耀眼。
  画图的整个意境显得有些缥缈,倒也有一种内在的含蓄美,以至让我有些释怀、望而却步。我并不是为这幅画的画技而震撼,而是因为这画中的景物曾经就如此鲜明的在我眼前展现过。

  那是三年前,我因高考落榜,承受不住这残酷的打击,便只身一人去了海南。
  在身上的所有钱物被小偷洗劫一空后,已经两天未见一粒口粮的我,终因饥饿至极,昏倒在市郊区的一条小路边。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一位满脸慈祥的老伯把碗端到我的面前的,在雪白晶莹的米饭一旁的盘子里,盛放着满满的让人馋涎的鱼肉。老人知道我肚子饿,知道我只身一人在外的艰难,望着我一张憔悴的脸,满眼的同情的泪花。
  什么也不问,只是一脸慈祥的笑着说道:“吃吧!多吃一点,锅里很多哩!”
  我是在一个星期后离开那位老伯的,在临别前的一天,他特意带我去看了他的十八亩鱼塘。老人就是靠着他的这十八亩鱼塘来维系着他的生活来源,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也是这样的黄昏,西天的晚霞如血般艳红,泻在那宽阔的湖面上,把整湖水也染得一片火红。老伯解开岸边的那只小船的绳索,一个箭步蹬了上去,然后撑着篙,向湖中央划去。我看到就在老伯投网的一刹那,他头上的夕阳的霞光正好泻在她的身上,老人像从佛光里走出的佛佗,金光耀眼、熠熠生辉,就连脚下的那只小船,也似乎显得灵气十足。
  
  就是因为这种遭遇,使我有幸亲眼目睹了眼前的这幅图画中的景致,以至三年后的今天,不期然与它邂逅,那种感觉怎不让人惊颤不已?
  三年来我一直与那位老伯保持着联系,而且每年的春节,我都会给他老人家寄上我的一份祝福和一点心意。
  
  我打算把这幅图画用电脑扩大,然后精细裱装好,并在画幅的旁边题上一句话:夕阳依旧美丽!作为我最真挚的祝福,在今年的春节送给他。
  几度夕阳(散文)[转]
  庭院深深,几度夕阳,为几许庭院披上一袭蝶彩斑斓的华衣。
  一缕晚霞,照得山也朦胧,水也朦胧。山水之中,透过深深浅浅的氤氲,看不清的花阴重叠,品不到的香风纤细。
  深墙大院哀哀地静默着,或古朴,或华丽。无尽的长廊,透出一丝凄凄婉婉的悲凉,远远的,望见尽头,却依旧是旋转的长廊。满园的翠树,湿润的空气蔓延,却平添了一种阴森。
  寂静中,只有树荫下的松鼠往来穿梭,不谙流年。滴水檐下,道不尽的沧桑,数不尽的凄凉。
  高高的红门,几近房顶。矮矮的窗子,却躲不过形成一个个格子的命运。窗上,一层苍白的纸,与红墙红瓦,竟是刺目的一片。小筑之内,只射进几缕短短的残阳,永远都是那么黑暗。
  如此之地,却也雅致。古书典籍,紫檀桌案,笔架如山,宣纸洁净,冷墨清香,秦筝寒韵,古琴净幽,香炉袅袅升烟,偌大房屋,隔着一层层淡蓝色的纱,明眸闪动着蓝色的忧郁。
  轻推雕花轩窗,偶闻那一边鸟声数鸣,丝竹雅韵,无尽的寂寥与神伤。
  手持一支紫竹洞箫,吹一曲《枉凝眉》,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竟也不成曲调,只有那残留的余音,依旧缭绕在檩梁之间,久久难绝。
  箫声断,残阳谢,几度入尘埃。只留得,庭院深沉淡月明。皓月当空,那一方,夜光华彩,道不尽的繁华。幽幽的丝竹几声,浅浅的昆韵唱起久年难衰的《牡丹亭》,小径幽处,抵的这边一阵喧闹,只是不知,何时偃旗息鼓,留的一分安宁。
  
  终于,如是夜寂寥,院中的绿树芭蕉,随清风飘摇。秉烛出行,对月乞巧,吟诗颂词,不胜唏嘘。月光下,香烛中,抬得瑶琴于案上,抚一曲《汉宫秋月》,此去经年,满面泪纵横。
  一夜筝声,抚青石板,静静睡去。
  他日出行,人来人往,唯心依若此。

求"夕阳"的抒情散文插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求"夕阳"的抒情散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