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乐惠散文:桂花的香溢满你我眼眶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秦乐惠散文:桂花的香溢满你我眼眶

清风吹过一枝桂花,轻摇着缓出那道令人痴醉的香味,她坐在树下闭着双眼,桂花散在她四周,幻出阿婆那慈祥的面孔……

秦乐惠散文:桂花的香溢满你我眼眶

01

秦乐惠散文:桂花的香溢满你我眼眶

前,她父亲开车与母亲吵架,一乱之下,在堵塞的道路上——出了事故。

父亲已身亡,怀着她的母亲竟还有一丝气儿,及时送到医院,她安然无恙地出生了,母亲却离她而去,一个早产儿,能这样顺利也是很稀罕的。

阿婆,收养了她。

阿婆一生未嫁,也没有想嫁出去,她认为平平淡淡做好自己,度过余生便好,只求平安。

孤独的老人,生活中应该是寂寞空虚的,阿婆却不,她喜欢与大自然交流,一颗未染的心,深透的眼睛,好似能读懂大自然的一切,她最喜欢的是桂花……

淡黄色的小花,朴素而又格外可爱,不争芳夺艳,还散出悠悠沁香,阿婆常常在这种环境下幻想,对于她来说,世间这些都是美得出奇。

一个有点文化的人,免不了赏一些文字朗一些诗词。

阿婆的小屋恰到好处,正是在一颗老桂花树旁,她经常到那边坐下,翻开皱皱的书本,陶醉在另一个世界当中……

02

一个生活在孤独深处的人会屏蔽世界,又会渴望找到一个能解开心结的人。

她不是阿婆的女儿,阿婆待她同亲闺女。

她仿佛阿婆孤独中的一束光,照亮了这个心房。

从此,阿婆身旁多了一个伶俐的小女孩,阿婆爱她胜过爱自己。

她双手抱着女孩,轻轻哼着不成曲的小调,哄她入睡。阿婆深知,她将会是她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用心呵护着一个幼小的心灵。

命苦的孩子最懂事。

她不哭不闹,甚是乖巧,阿婆看着她,总是笑着。

阿婆在桂花树下读书的时候,左手轻轻搂着她,右手指着书本的字,一字一词地念着,莞尔慈祥地看着她,她裹在小被子里,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阿婆,不时咿咿呀呀一会儿。

正是八月,桂花落在她们身上,她将那小小的手伸出,捻着那朵被大树落寞的小花,样子极其可爱,阿婆忍不住在她额头上一吻,将爱意耗尽……

03

时光荏苒,她已是孩童。而她的脸上多的是岁月刻出的故事,唯独不变的是那慈祥同满面笑容。

她被送去学校,她当不愿的,可她明白阿婆的心意,她要成才让阿婆享福。

她知道,她是个没父母的人,就更应该努力。同学们常常笑话她,一身衣服土里土气,都是多少年代的了。

她不语,那是阿婆亲手做的。依稀记得,深夜,阿婆在蜡炬旁,那双粗糙灵巧的手里拿着针和线,在烛光里一针一线地为她缝制新衣服。阿婆的的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为她渲染着。浅睡的她,朦胧地看着阿婆笔直的还坐着为她缝制爱的衣裳,不时锤了锤背,她撇过脸,泪湿了枕。

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为她做了这么多!

她分明看见阿婆的眼中多了些血丝,又消瘦了,她躲在角落哭泣,心疼阿婆。

她穿的是阿婆的爱,不感到自卑,她笑了,这种衣服比他们的都值钱……

04

屋旁的桂花调皮地在空中飘舞,又停息在泥土面上……

亭亭玉立的少女,满面笑容的阿婆,挨坐在桂树下。

往日阿婆讲故事,如今她来谈起了校园的事,她细细地讲着,就像当初阿婆给她讲故事那般认真,她静静地听着,空气中有着漫漫的欣慰。

阿婆的被驼了,在故事中不住地咳嗽。

她的泪永远都没有停止过,只是不想让阿婆伤心,避在心底淌着罢,早已溪流汇成海……

“阿婆,晚间老师叫我去一处,你同我一起吧。”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好啊。”阿婆露出的笑似乎不在像以前那样美好,反而像是劳累勉强的笑,但也使暗淡的脸上浮出一丝微小的神色。

她扶起阿婆,离开历史悠久的桂树,向一家饭馆走去……

“老师,这是我阿婆。”她恭恭敬敬地向老师敬了个礼。

“请坐!”老师点点头,上下打量着她身旁的这位老人。

阿婆对老师笑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服务员端来一盘菜,里面是两个鸡腿,一大一小,让人很是尴尬。

“噢,你们先吃,我慢慢说事。我已经吃过了。”老师将那盘菜移到来她俩中间。

“谢——谢。”她无地自容,感到特别不好意思,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好孩子,你吃这个。”阿婆夹着大鸡腿正要放入她碗中,她无意似有意将鸡腿掉在地上,阿婆突然紧张起来。

她迅速捡起大鸡腿,背着阿婆把大鸡腿边透明的纸袋撕开——甚好,没有脏的。阿婆不懂这,因为她几乎没有吃过这种东西。

“阿婆,我不吃这个,你吃。”她笑眯眯地将大鸡腿给阿婆。

阿婆以为是她嫌脏……便让她吃那个好的罢。

这东西美味,她心里很畅快,这样暗暗地爱护着阿婆,不会让她为难伤心的,她选择了这种不同的方式……

05

八月,了情流殇,余心牵绊。那隐匿在街角的幸福,轻轻的拂过脚边,继而,消失不见。

阿婆今天起得很早,学业忙碌劳累的她还在睡梦中。

阿婆轻轻起身,生怕把她跘醒。缓慢地迈向那棵老树,它也是多么苍老,颤颤巍巍地被风划着一圈又一圈,可那飘着的桂花却甚好呢!

她无力地倚在树干上,细嗅着最后一丝淡香,心碎地看着屋子,想的是睡着人儿的方方面面……第一次,眼泪竟从她眼中溢出,说好的永远不哭——再见了,我亲爱的!

她慢慢倒在了树下,再也笑不起来。桂花也飘下寻找着死亡的足迹。

生死本是自然规律,放不放得下又如何?还是得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永远回不了头……

阿婆与桂花一同在土地上躺着……她手心的最后一丝温度融化在这凉凉的桂花中……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爱的人在一瞬离你而去,她猛地被什么惊醒,起身往外走去,眼前的一幕……

“阿婆!”她扑上去,抱起她,“阿婆,你醒醒,看看我!”她的眼泪第一次这样流在阿婆面前,比溪流还湍急,她最终还是离开了她……

06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既然你这样离开我,那让我在这儿默默守护着你的灵魂罢……你不会孤独。”

她一身洁白,优雅地坐在桂花树下,吮着桂花的淡清,不曾落泪……她的整个世界都是阿婆的笑容,和蔼可亲……不曾消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秦乐惠散文:桂花的香溢满你我眼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