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散文)秦兴/文

我的母亲名字叫王秀英,生于一九三二年农历正月十一,我舅家在兴平市南市镇陈文村,舅家爷曾经在兴平、桑镇、马嵬、店张开了四号生意,舅舅曾在西安省当老师、上世纪六十年代自然灾害从西安跑回家,在陈文学校和南韩学校当老师,母亲的舅家在坡头村,三舅爷四舅爷都是地主,母亲的姑家在我们陈王村的西北紧邻家南韩村,姑婆家大狗叔和二狗叔都在西安开工厂做生意,上世纪九十年代,姑婆逝世,魂归故里,母亲和我们陈王村赵家我姨穿白戴孝前往南韩,为姑(我姑婆)送埋。

《母亲》(散文)秦兴/文

“母亲的唠叨声,伴随着忙天、伴随着我的童年,似懂非懂的少年时代,总感到母亲的唠叨声使我烦躁不安,可随着岁月年龄的增长,母亲的唠叨声逐渐变得顺耳中听,使我受益匪浅!”我撰写了散文《母亲的唠叨声》曾在一九九七年咸阳广播电台“文化七彩风”节目中播送。

《母亲》(散文)秦兴/文

“目不识丁的母亲,牢记着那么多谚语,有天文、地理、农事……”“收秋不收秋,就看五月二十六(农历),二十六日喋一点,耀州窑上端大碗。”“吃饭看的二八月,穿衣看的六腊月。”“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十五雪打灯。”我撰写了散文《母亲的谚语》在二00一年《宝塔山漆》报刊发。

《母亲》(散文)秦兴/文

我把《母亲的唠叨声》和《母亲的谚语》以《母亲之歌》与我撰写的散文《宝塔情深》于二00二年被原中国散文学会副主席周明先生主编的《中华当代散文大观》收编。

《母亲》(散文)秦兴/文

我为母亲撰写了散文《母亲的锅案刷》,《母亲的手擀面》……曾在“今日头条”全国展现。

《母亲》(散文)秦兴/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母亲》(散文)秦兴/文

父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我的性格就是母亲性格的遗传,“不卑不亢”: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决不曲膝低头弯腰,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决不耀武扬威欺辱人——“欺软怕硬”。

《母亲》(散文)秦兴/文

堂堂正正作人,本本分分作事。

《母亲》(散文)秦兴/文

二0一八年农历正月十二,正应了那句老话“男怕生(生日)前,女怕生后。”母亲在家里和她的亲人见面度过了八十七岁生日,无病而终,寿终正寝。

《母亲》(散文)秦兴/文

在我们这里,年过八十的老人去世被称为“喜丧”,“入土为安”。

《母亲》(散文)秦兴/文

新逝的亲人是要供奉“灵位”,而过了三周年的“灵魂”就会自然上升成为“神仙”。

《母亲》(散文)秦兴/文

母亲的三周年于今年农历正月十二已经过去了。

《母亲》(散文)秦兴/文

人敬神以诚有感,神佑人万福无疆。

《母亲》(散文)秦兴/文

永远的母亲!!!

《母亲》(散文)秦兴/文

永恒的亲情!!!!!!!!!

《母亲》(散文)秦兴/文

秦兴深情于二0二一年五月八日(农历三月二十七日)19:28宝塔山公寓楼421室

《母亲》(散文)秦兴/文

《母亲》(散文)秦兴/文

《母亲》(散文)秦兴/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母亲》(散文)秦兴/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