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华的《红尘》在哪一本散文集里?

1. 白开水(散文)2. 爆竹烟花(访问游记散文)3. 红尘(散文)4. 青红皂白(散文)5. 胭脂扣(小说)6. 霸王别姬(小说)7. 色相(一零八个女人)8. 青蛇(小说)9. 戏弄(散文)10. 镜花(散文)11. 纠缠(小说)12. 生死桥(小说)13. 幽会(散文)14. 白发(散文)15.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小说)16. 秦俑(小说)17. 绿腰(散文)18. 个体户(散文)19. 天安门旧魄新魂(小说)20. 满洲国妖艳——川岛芳子(小说)21. 不但而且只有(散文)22. 江湖(散文)23. 变卦(散文)24. 霸王别姬新版本(小说)25. 南泉斩猫(散文)26. 好男人不过是一瓶好的驱风油(长短句)27. 恨也需要动用感情(长短句)28. 中国男人(散文)29. 水袖(散文)30. 诱僧(小说)31. 草书(散文)32. 泼墨(散文)33. 泡沫红茶(散文)34. 蝴蝶十大罪状(散文)35. 基情十一刀(散文)36. 吃猫的男人(小说)37. 聪明丸(长短句)38. 咳出一只高跟鞋(散文)39. 630电车之旅(最后纪录)40. 吃眼睛的女人(小说)41. 八十八夜(散文)42. 荔枝债(小说)43. 流星雨解毒片(小说)44. 给拉面加一片柠檬(饮食档案)45. 有点火(散文)46. 逆插桃花(小说)47. 女巫词典48. 蓝狐别心软(散文)49. 橘子不要哭(散文)50. 烟花三月(纪实小说)51. 水云散发(饮食档案)52. 梦之浮桥(散文)53. 矿泉水新版本(散文)54. 凌迟(小说)55. 真假美人汤(散文)56. 牡丹蜘蛛面(饮食档案)57. 赤狐花猫眼(小说)58. 凉风秋月夜(散文)59. 樱桃青衣(小说)60. 如痴如醉(散文)61. 把带血刀子包起来(散文)62. 鸦片粉圆(散文)63. 还是情愿痛(散文)64. 红袍蝎子糖(饮食档案)65. 人尽可呼(散文)66. 新欢(小说)67. 风流花吹雪(散文)68. 饺子(小说)69. 红耳坠(散文)70. 黑眼线(散文)71. 最后一块菊花糕(小说)

李碧华的《红尘》在哪一本散文集里?插图

请帮忙来看一下,找李碧华的一篇文章?

  素卿

李碧华的《红尘》在哪一本散文集里?插图(1)

  舒娜拍拖五年,下个月中便到泰国旅行结婚了。

  她有个在旅行社工作的旧同学,告诉她机票就快要全面加价,所以她一早搭乘地铁过海,快快出了票。两个人起码可以省回两百多元。

  还没结婚就象柴米夫妻般精打细算。舒娜一笑。

  九时零五分。人很挤,都是上班的工蚁。地铁日载客约二百万人次,她便是其中之一。世上每天都有情投意合的男女走在一起,她也是其中之一。

  这样的生活不新鲜,总在意料之中。

  地铁离开尖沙咀站,驶进海底隧道不久,车便停下来。太常规了,也许的耽搁三五分钟。

  但停车后不久,车厢的灯灭了。空气调节也停了下来。

  “由于控制系统发生故障……”

  乘客听到广播,惟有无奈等一阵。

  舒娜想,到了泰国,尽情地吃喝玩乐,哗!一个容光焕发的蜜月新娘,要些什么,男人总得由她……

  根本忘了待会儿要面对那奄尖腥闷的客户黎姑娘,投诉公司赶出的一批成衣货办,洗水后有点变形,需要另外配料重造。

  “你呀,”东尼这样讨她欢心:“成天对着那些设计得奇形怪状的新衣,其实你随随便便,不化装的样子更SWEET。我喜欢清秀点的老婆。”

  “哼!我知你意图禁止我打扮,最好即时饰演黄脸婆。”舒娜腻在他臂弯中:“钱是我赚的,我有权大花。难道要学你去买外币——”

  提到外币,东尼马上噤声。澳币高升时他没有放出,后来一直跌跌跌……

  两个人的钱今后要合起来组织小家庭,前景明明可见。没关系,他是她的大玩童。

  车厢越来越闷热了,汗臭和奇怪的酸味,她被挤压在中间,十分难受。但甜蜜的思绪并未为丑恶的现实所污染。

  司机宣布正在抢修。

  舒娜看着手表,差不多四五十分钟了。大家非常不耐烦。

  地铁忽然开动,走不到几秒,列车连番紧急刹挚。——原来是利用后面的车卡推动坏车前进,但无效。

  地铁通车十多年来,没发生过这种事儿:全部乘客得走往车头下车,徒步走过海底隧道。

  “回水!回水!”

  “哗!精彩,活到这样大也未试过行路过海!象在走黄泉路。”

  “小心钱包呀!”

  “迟到了!老板一定以为我在作古仔!”

  “车尾有人晕倒!”

  “有没有搞错,黑麻麻,怎样行?”

  “喂。你想非礼呀?”

  嘈杂的人声,加添烦躁。几千人呢。舒娜只好随大队沿着铁轨走。

  回去一定的形容给东尼听。你以为人人都有这样宝贵的经验么?只恨没有照相机,否则可以拍照留念,将来给女儿看。不过计划三年后才生……

  嚓——

  一根火柴被擦亮了。

  “素卿!”

  舒娜没有在意,只一直战战兢兢,摸黑向前进。

  过了一卡车厢,又第二卡。象一只只庞大的怪兽。

  “素卿素卿!你等等我!”

  一个男人排众追上来。

  火柴又灭了。

  男人马上又擦亮一根。微若摇闪的一点红。明昧不定,男人的手有点颤抖。

  “我?”舒娜回头望他一眼。“先生你认错人了。”她没理会,只往前行。

  “素卿,你不要听七姑太来说是非,说我到石塘咀捐灯笼底。我成天出铺头,你是知道的,哪有时间行搅?”

  “你说什么?”

  “我根本没有同倩影温。你跟了第二个,人家知道我戴绿帽子就该煨了!”

  舒娜没好气。心想,走进这个黑洞,又遇见这个黑人,真是当黑。

  火柴灭了。嚓——。舒娜就着刹那的火光,望着那男人,希望他看清楚,自己不是什么“素卿”。素卿?真是恶俗之名儿。舒娜中文名是淑芳,都已经够老土——

  一点红光。

  舒娜看到一张模糊的俊脸,清秀斯文,官仔骨骨,头发中分拢向后。他有双焦灼、迷离的眼睛。

  “素卿,你跟我回去!”

  “不!”

  舒娜触电般尖叫。

  “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你不要大声,我们上茶楼头——”

  “裕泰你个衰人放手!”舒娜竟然痛恨起来,用炯炯的目光逼视他:“你呃鬼食豆腐?我是住家人,怎比那些阿姑好招呼?她是麻雀仔,心事细。你当我竹织鸭,呒心肝。裕泰我死心了,你放手!”

  她挣脱。人群正继续上路,擦身而过。数十米外,已见月台灯光。好象很远,好象很近。

  舒娜大吃一惊。她是谁?他是谁?

  她打了个寒噤。有点恍惚。只知她要走,快点走!

  男人眼中掠过一抹深沉的乌云。把一点精光缓缓掩住。但很快,回复了迷人的笑容—— 他真的长得俊俏,情深款款。他带点隐忍的坚决,不肯放过她:

  “我都送你金镯陪罪了,当我纸扎下巴?”

  “你送我金镯,却送她火钻?问问良心吧!”

  “素卿,大庭广众,不要嘈。到中环了,我们到就如坊附近的得云饮茶,今晚去太平看‘背解红罗’吧。”

  “我不去!”

  舒娜开始挣扎。她是舒娜,不是素卿……。得云?她忽然记得,这间三十年代著名的茶楼已经停业了。

  “来,最后一班车啦——”

  舒娜的记忆在混乱中理出一根线索。早上十点三十分,什么最后一班车?到哪儿?舒娜用尽力气挣扎,她的身心都在颤栗。不!

  她奋力推开这个痴缠的男人。一直往前跑了好一阵。急风急火,失魂落魄,跑得气喘咻咻。——

  终于脱离险境了。

  摆脱了不知名不知年代不知前因后果的男人!

  凉飕飕的,她一惊。是的,没有男人,但,也没有任何人。

  莫名的恐惧叫她灭顶。

  她的头发一根根竖起—— 自己到底走到什么地方来?

  匆匆一念,不若回头吧。

  对,回头走,走到原处,碰上刚才同车的乘客,一起觅路上地面去。

  舒娜掉头急步网回走。

  已经好一阵了。

  沉寂、荒凉、一无所有。这是个无穷无尽的黑洞,两头俱迷路,她究竟身在何方?

  她绝望地站定。迷路!

  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她哭了……

  突然,

  嚓——

  (本报专讯)某年某月某日地铁故障事件中,一名廿四岁女子,于被困车厢时晕倒,送院后至今昏迷不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李碧华的《红尘》在哪一本散文集里?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