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传媒风骨类话题】谢邀。这句话不像是做老师或有过阅读经验的人说的话——读鲁迅的文章却不要学鲁迅的写作(方式)?如此言行不一的情境难以想像!关键是说,按照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决定方法论;写作方式多指文体,读鲁迅的文章却不要学鲁迅的写作(方式)——最好的文体?是应该老师说过的话吗?绝对不是,是不应该!鲁迅是汉语言文学文体大家,代表着中国文化的正确方向,读即为学,读就是学,不可能读而不学,更包括写作方式!

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李兰颂:《九一八继而一·二八》1931年九一八事变在沈阳爆发,1932年一·二八事变在上海爆发,日本国武装部队在中国从北到南的肆意侵占,血雨腥风,震惊世界。之后,蒋海澄(艾青)、李家齐(李又然)相继回国,先回国的艾青与江丰在春地美术研究所相识,并在狱中介绍给后回国的李又然,坚持为党工作。恰逢其时,以反战抗战为创作主题的文学艺术青年,既得到瑞金中央苏区、上海中央特科的关心保护,也得到鲁迅、曹聚仁等作家、主编的悉心培育、鼎力相助。

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1932年6月26日,鲁迅日记(摘自《鲁迅全集》第15卷·日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下同):“下午,同广平携海婴往青年会观春地美术研究所展览会,买木刻十余枚,捐款五元。”所购作品包括江丰的木刻《码头工人》;为日后狱中的江丰委托李又然写信向鲁迅借书埋下伏笔。12月31日,鲁迅日记:“昙,风。午后季市来。下午得介福、伽等信。为知人写字五幅,皆自作诗。”其间,7月12日,蒋海澄(艾青)、周介福(江丰)被逮捕。

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一年后的1933年7月22日,李又然著《慢性的死刑》一文(载《涛声》周刊第2卷第28期)特别提到:“后来他(指艾青)信中说起:‘有一幅画,展览时鲁迅想要去。我舍不得,终于留给自己。现在,竟被他们(指看守所)践踏了!⋯⋯’这里,我绝对没有以‘我的朋友鲁迅’这样的聪明来提起鲁迅。我只想以懂画的鲁迅先生来使你不怀疑我的至友是个天才的青年画家,而现在,这天才的青年画家,在‘十二个半年’之前就将被害戕死了!”

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曹聚仁在《李又燃先生的文体》极力推荐:“我们不应忽视他的文体,即算他的作品不十分成熟;他的文体,给我们以清新的面目。近十年来所谓的白话文,如胡适的学术文,周作人的淡远小品,鲁迅的辛辣小品,无不受中国古代散文的影响,不仅是影响,旧的气氛简直非常深厚。脱开中国古代散文的羁绊,纯然用欧洲大陆作风来写作,以我所知,李又燃先生可算是最成功的一个。”这正是鲁迅、曹聚仁等作家、主编大智大勇地在甘当人梯。

鲁迅:《沪上日记1932-1935》1932年

1932年12月31日 昙,风。午后季市来。下午得介福、伽等信。为知人写字五幅,皆自作诗⑴。

1933年

1933年4月26日 晴。下午往中央研究院⑵。得李又燃信,夜复。

1933年9月5日 晴。下午得黎烈文信。晚见Paul Vaillant-Couturier,以德译本《Hans-ohne-Brot》乞其署名。夜三弟来。得开明书店代未名社第二期版税851元。

1934年

1934年4月12日 昙。午后得李雾城信并木刻三幅,即复。得静农信。得姚克信,8日发。得李又然信,夜复。雨。

1934年9月9日 星期。晴。上午得李又燃信。译《饥馑》讫,约万字。下午同广平携海婴并阿霜至大上海戏院观《降龙伏虎》毕,往四而斋吃面。夜浴。

1935年

1935年10月3日 晴。得周江丰信,即复。

原版注释:⑴五首依次为《所闻》《无题二首——其一》《无题二首——其二》《无题》(“洞庭浩荡楚天高”),《答客诮》。除《无题》一首收入《集外集》,余均收入《集外集拾遗》。

⑵出席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临时全国执行委员会会议。主要决议有:通过章程;聘请律师去南京营救罗登贤、罗章龙等;聘请律师依法营救在北平被判有期徒刑的马哲民、侯外庐两教授;开除吴迈会籍。

《鲁迅全集》对艾青的注释为:艾青,原名蒋海澄,笔名莪伽,《日记》作伽,1910年生,浙江金华人,诗人。1932年在上海参加“美联”,同年7月被捕后,在狱中与江丰写信向鲁迅借书。——1932⑿31。

[第365页]

《鲁迅全集》对江丰的注释为:江丰,姓周,原名介福,后改名熙、江丰,上海人。画家,一八艺社成员,“美联”负责人之一。1931年夏参加鲁迅主持的暑期木刻讲习班,其后曾组织春地美术研究所、铁马版画会。1932年7月与艾青等同时被捕,同年12月底在狱中与艾青写信向鲁迅借书。1933年夏获释,10月再次被捕,12月通过倪风之向鲁迅借阅原版《珂勒惠支版画集》。1935年出狱后曾函请鲁迅代谋工作。——1932⑿31。1935⑽3。

[第393页]

《鲁迅全集》对李又然的注释为:李又然,《日记》又作李又燃,1906年生,浙江宁波人。曾留学法国,研究法国文学。——1933⑷26。1934⑷12。⑼9。

[第420页]

《鲁迅全集》对古久里的注释为:Vaillant-Couturier,Paul(1892-1937)瓦扬-古久里,法国共产党党员,社会活动家,作家、记者。1933年9月参加在上海召开的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委员会远东会议,曾在伊塞克寓与鲁迅晤面。——1933⑼5。

[第582页]

相关链接:

以上,介福、伽,是指江丰、艾青,二人正在狱中,写信向先生借书;艾青转走后,江丰在狱中,又委托李又燃即李又然,再向先生借书。李又然给其外甥叶琪冠的信详细介绍了这一情况。鲁迅1934年4月12日的日记:“得李又然信”;另,1933年4月26日、1934年9月9日:“得李又燃信”,待核。

待江丰第一次出狱,介绍李又然为世界反战大同盟来华代表团秘密当翻译。1933年8月18日,鲁迅与茅盾、田汉联名发表《欢迎反战大会国际代表的宣言》。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委员会于本年9月30日在上海召开远东会议,鲁迅被推选为会议主席团名誉主席,但未能出席会议。江丰再次被捕入狱。

[以上均收入《鲁迅全集》第15卷·日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李又然:《有手有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如何看待一些老师说的「读鲁迅但千万不要学他的写作方式」?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