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文/沈玉印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可见牙疼是非常疼的。可不知有人体会过腰疼的感觉没有?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我有过二次真正的腰疼,一次是秋后,我回老家,正是收稻子的时候,叔叔家在收稻子,就在村后六亩塘下面那片田冲里,我帮叔叔去田里挑稻把,从田里挑到大路上,好用板车拉回去。累了可以啃根甘蔗,叔叔带了一捆甘蔗去,路边也有甘蔗林,农村也卖不了几个钱,扳根甘蔗也没人说。

我本来也只是去一玩,谁也不指望我干什么活,因为在城里工作多年,身板早已不适应农村劳动。只是自己一时兴起,多挑了几担稻子。哪知竟受伤了。那天在叔叔家住了一夜,早上起来有些腰酸,也没当回事,清早晨就骑着摩托车回常州,路过金坛华罗庚开发区,突然感觉腰上如闪电般痛了过来,人已不能自持,赶紧停车,人在路边坐了下来,本想坐一会就好,哪知人竟坐不住,直接四仰八叉躺倒在路边上。好在清晨,那里空旷,路上几乎没什么车和行人,只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又骑车走了!

我在地上躺了约有三四分钟,腰上的疼痛就像闪电般游走于我的身体,竟然很快就消失了,我又恢复如初。

第二次腰疼是在厂里,那年还在二化机上班,为了搬一块并不太重的钢板,只是用力的角度不对,腰一下就给扭了。当时的感觉,自己的腰椎一下就断了,人弯在那里,都直不起身来。等到缓缓地立起来,却发现腰已经斜了。当时以为坐一下休息一下就会好,结果坐下没一小会,感觉已经坐不住,需要站起来,然而自己却已经站不起来了。每运动一下,哪怕抬一下脚步,腰间就如傍晚雨天的闪电似的,痛感一下就从腰间向四面扩散开来。于是同事赶紧找来一根管子给我拄着,即便如此,痛是一阵阵的向我袭来,象放电般,痛时,你立在那里不敢有丝毫的运动,等不痛了,你刚想移步,痛又随即到来。

后来找个地方躺了下来,却发现,人已经失去了翻身的自主权,每轻微的动一下,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那一刻我才真正的体味了什么叫“寸步难行,步履唯艰”的含义,当时就想着,这能健康地走路,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不仅能走着路,还能见着每一步不同的风景,若能走着远了,还能见着那山川河流,青山绿野,那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后来去拍了片,才发现腰椎移位。虽然后来恢复了,能跳能蹦,但却会时常的感觉到腰酸腰痛。

我以前开车时,路走的很少。整天窝在那车子里,为了生活,那时自己仿佛成了一个生活在车轮子上的人。那时见着别人在公园里散步,农民挑着担在乡野的田埂上走路,我都感觉羡慕不已。虽然那时自己也可以丢下方向盘走出车子的小空间,但那时开车毕竟是一种职业,走出小空间,入了大空间,却又失去了生活的保障,所以,又只能再钻进小空间。那时偶尔不开车,我就喜欢走路,那时有熟人碰见了,他们都会露出意外而关心的表情,还总会问着:“怎么不开车呀?”我总回答:“走走舒服!”有人一笑,有人还会丢一句:“痴佬,有车不开!”那表情,好象我已经是木头到顶了。后来,我把车处理掉了,我骑电瓶车上下班,有时会推着车走一段路,也有一段时间,陪着同事,天天步行五公里去上班,然后再步行五公里下班。很多人会关心地问一声:“电瓶车坏啦?”等我告诉他们只是走走,有人会笑着回我:“脑筋坏啦!有车不骑!”仿佛骑车比走路有着莫大的享受,仿佛不运动比运动有着无比的快乐!我只能抱以“嘿嘿!”一笑,算是心知肚明,你不知,我自知,各人理解!

前几天,我看到有位朋友在空间留言,“回家倒头睡,眼睛一睁就出车,讨厌这样的生活!”这位朋友是开出租车的,这种滋味我是深有同感,但为了生活,有时我们选择的余地实在太小,生活在那段时间,只能说是为了肩上一种责任,一种负担。或许有人会以为开着车可以满世界的乱转,那是多么自由,多么享受的事。却难以理解把开车当职业的人内心的孤寂和压力。

健康真好,趁自己现在还能走路,还能听见鸟鸣,还能看见青山绿水,还能感受着风的清凉,月的柔情。

我总想说:生活需学会用心去感受它的美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曾经寸步难行》(散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