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微风花似醉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深秋原野,乡村山脊的山菊花竞相开放,一丛丛、一簇簇,满目金黄。有的长在农舍旁,有的长在田梗上,更多的是长在山间的小路旁,眼前景色不由得想起了陶渊明那句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悠然和惬意!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山菊花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每当秋高气爽、阳光灿烂,野菊花就像金子一样闪着夺目的金光,无忧无虑地沐浴着太阳,一种亲切和朴素的情怀迎面而来,那满堆的金黄呀,芬芳了身心。一丛丛,一片片,满山坡,遍山野,万众野菊花竞相绽放……,微微的秋风里,飘荡着野菊花的香味;观着花,闻着香,就想把这一切定格在灵魂里。那么,就不妨邀约密友,和蜜蜂一道采撷大地的恩赐花香。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绽放山菊

蓝天白云下,采一束小巧玲珑、鲜艳夺目的野菊花,或者干脆坐在山坡与这黄花相依相偎,望着眼前摇曳的山菊花,看似傲然绽放,但却又朴实无华,殊不知她历经风雨洗礼,才能在这清冷的季节展现着自己动人的色彩和与季节相和谐的素雅冷香。

 一骑单车奔向花丛深处,采一束野花入怀,亲吻花香、陶醉于心。

滤水

野菊花有清热解毒作用,能够治疗痈肿、疔毒、咽喉肿痛、风火赤眼、皮肤瘙痒等病症,同时还可以降血压,用于高血压病的辅助治疗。

采集野菊花,以色黄无梗、完整、花未全开者为佳。野菊花摘来清洗干净,上锅略蒸一会儿,然后晒干,装瓶。

刨制

夏季炎热,人容易上火,以此泡茶饮之,去火生津,明目利肺。因此,每年深秋,城里很多人都会到山上去采摘野菊花,如法刨制。

尽管野菊花味道有些苦涩,但却是一味良药!取一捧干菊花,装入纯绵布缝制的袋内,装入枕套,有助于睡眠、提神、明目。

晾晒

采菊煮茶引诗情。在淡淡的花香中,听得到野菊花吟唱的山村韵味小曲,看得到野菊花在秋风中的翩翩起舞,这一切的诗情画意伴着菊香一同飘进我的梦里。(文图/毛明娥)

碎碎念|随时皆好日 到处是桃源

师铤

上一周,《莫言万里无傲骨》写到一半,才思枯竭的我去厨房觅食,打算找点甜食补充能量。剥荔枝时忽然想起,曾在广东做过官的杨万里还有一首荔枝诗,全文已然忘却,但末尾那句“掌上冰丸那忍触,樽前风味独难忘”倒是记忆深刻。

因为宦海沉浮多年,杨万里一生的足迹,遍布南宋大部分疆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诗风活泼的他,辗转一生中,笔下不仅有万里行踪的风风雨雨,更有大江南北的吃吃喝喝。

想起他诗中曾出现过的还有杨梅、笋、鱼饭、藕、银鱼干、火腿、炙蒸饼、蕈子、蛤蜊等等;想起作为一个酒鬼,他曾自酿荼靡酒;有酒无肉时,用白糖拌着梅花也能垂涎三尺。虽然一生颠沛流离,但是他从来是一个意兴盎然,知足常乐之人。

比方,依然是写夏日时光,没有空调的大诗人,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如“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般潇洒惬意的享受盛夏时光,他曾在《五月初二日苦热(亦有写“熟”)》中写道:

人言“长江无六月”,我言六月无长江。

只今五月已如许,六月更来何可当!

船仓周围各五尺,且道此中底宽窄!

上下东西与南北,一面是水五面日。

日光煮水复成汤,此外何处能清凉?

掀篷更无风半点,挥扇只有汗如浆。

吾曹避暑自无处,飞蝇投吾求避暑;

吾不解飞且此住,飞蝇解飞不飞去。

近千年过去了,透过这些文字,我还能清晰地看到杨大诗人的狼狈样:盛夏六月在长江上坐个船,四面临水,加上头顶,简直是五面都是太阳。江水被晒成了面汤,要风没风,自己扇吧,流汗更多。已经热到这样无处躲避,居然还有飞蝇来找他避暑!

可能很多佛系的人会说,心静自然凉呗!比方,我们渭南乡党白居易写过一首《苦热题恒寂师禅室》:

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

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

可是,心静真能凉吗?

杨万里说,才不是呢,他有一首《夏夜追凉》就专门说这事儿的: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

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说是追凉,其实是在抱怨晚上和白天一样热,开门站在月光下思考人生,听着竹林虫鸣,虽然有微风陪伴,但那风可一点都不凉快。

在敏感的诗人看来,酷暑时分,不光人热,连曾经“才露尖尖角”的荷花,都“入暮犹愁热,低面深藏碧伞中。”有意思的是,这首诗的名字叫《暮热游荷池上》。“暮”,是日落傍晚之意。我是不大明白,这么怕热的大诗人为什么要在荷花池暑气上蒸,一天之中最湿热难耐之际跑去游览。记得某年八月,我和友人共游洽川处女泉,安顿好行装出了门,差不多日落。年轻无知的我们,想着于暮色四合之际,赏荷赏月赏水光,该是何等浪漫。虽然工作人员百般劝阻说这会儿水面上特别特别湿热,蚊子还特别特别多,实在不宜游玩,但是被景色蒙蔽了双眼的我们坚持租了两条船。上船之后的一个小时,我们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湿热难耐还是其次,每个人身边都围绕着无数只硕大的蚊虫。赏荷赏月赏水光全然抛在脑后,除了挥舞着毛巾赶蚊子,大家什么都不想做了。要不是心疼租船花出去的大把银子,快被蚊子吃光的我们,恐怕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

话扯远了,还是回到杨万里。

抱怨归抱怨,面对酷暑,诗人也不是全无应对。比方,在杨万里生活的南宋,夏日以冰消暑大概已经是平民化的消遣,他曾有一首《荔枝歌》,生动描写了当时走街串巷的卖冰人:帝城六月日卓午,市人如炊汗如雨。卖冰一声隔水来,行人未吃心眼开。又是“市人”,又是“行人”,可见当时买块冰降降温是非常市民化的消费。

话说,这么怕热,我都开始怀疑杨大诗人是否是个胖子,毕竟,他有相当大一部诗作,都是描写自己如何吃吃喝喝。

比方,某一年,杨万里要去广东当提举,赴任前,他携家眷回到吉水老家,等正式任命的时候,他受到了很多亲朋故旧的款待。某一天,一位叫德远的长辈请他吃大餐,吃饱喝足后,他诗兴大发,写了一组八首的《德远叔坐上赋肴核》,吟咏了宴席上的八道美食,分别是《糟蟹》《牛尾狸》《蔊菜》《蜜金橘》《藕》《人面子》《糖霜》《银杏》。

对比其他诗作,我们可以看出来,杨大诗人最爱的美食大概是螃蟹。除了前文这首之外,还有《糟蟹六言》二首、《糟蟹赋》、《后蟹赋》、《谢湖州太守王成之给事送百花春糟蟹》、《以糟蟹洞庭甘送丁端叔,端叔有诗,因和其韵》等。所谓糟蟹,就是用酒糟渍成的蟹,在宋代非常受欢迎。比杨万里稍早一点的诗人曾几就曾写过“风味端宜配曲生,无肠公子藉糟成”,就是说螃蟹最适合糟渍,糟过之后风味最佳。为什么宋人喜欢糟蟹?一方面是吃螃蟹时用酒能去腥,另一方面是当时养殖和储存技术落后,长途运输螃蟹极易死亡,人们发现,用农家酿制的米酒以及其他配料调制成醉料,在秋季将螃蟹醉制起来,不仅能延长螃蟹的保质期,还能使螃蟹味道更加鲜美。

另一首诗所写的牛尾狸就是果子狸,这也是杨万里的喜食之物,大概因为这是家乡的味道。他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牛尾狸产自家乡江西。《小饮俎豆颇备江西淮浙之品戏题》中有一句“鲎(hòu)酱子鱼总佳客,玉狸黄雀是乡人”,意思就是说牛尾狸和黄雀和他是同乡。此外,另一首《毗陵郡斋追忆乡味》也有“坐无黄雀牛尾狸,荆溪日日思江西。若无鹅梨与海错,江西却恐思荆溪。旧居江西不自惜,到得荆溪却追忆。明年官满归江西,却忆荆溪难再得。江珍海错各自奇,冬裘何曾羡夏絺?鹅梨黄雀无不可,荆溪江西不关我。”杨万里当时在荆溪为官,日思夜想的是家乡菜,但荆溪的鹅梨与海鲜也让他恋恋不舍。如此煎熬难舍,大诗人当真是大吃货。不过我在此要补充一句,他所处年代医疗科技条件落后,即便吃了不干净的野味生了病,大夫也无法精确诊断出病因,所以大家并不知道野味对健康不利,但是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一定要远离野味。

当然,除了螃蟹这种高端食材,杨万里的笔下,还有许多家常菜。因为文采斐然,普通的食材因为他的生动描写,也变成了珍馐美馔。“削成琼叶片,嚼作雪花声……老夫饥欲死,汝辈且同行”(蒸饼);“似腻还成爽,才凝又欲飘。玉来盘底碎,雪到口边销”(酥);“比雪犹松在,无丝可得飘。轻拈愁欲碎,未嚼已先销”(嫩莲菜);“霜刀削下黄水晶,月斧斫出红松明”(火腿)。

纵然生病了不能吃肉,照样写出“云子香抄玉色鲜,菜羹新煮翠茸纤。人间脍炙无此味,天上酥陀恐尔甜。”(这首诗的精华更在诗名——《病中屏肉味,独茹菜羹饭甚美》)。

除了爱吃,大诗人也爱做。“新摘柚花薰熟水,旋捞莴苣浥生荠”,不会做了,就虚心求教他人:“先生别得煮笋法,丁宁勿用醯(xī)与盐”;别人向他请教菜谱,他也会慷慨相赠,“水精盐山两岐麦,身在椒兰众香国”。这首诗叫《李圣俞郎中求吾家江西黄雀醝(cuō)法,戏作醝经遗之》,醝,古时对白色黄酒的代称,《本草纲目》有“酒,红曰醍,绿曰醽(líng),白曰醝”之句。杨万里这首“醝经”,自是酿酒大法了。

能写酿酒大法,是因为大诗人酒名远扬,留下无数醉后之作,文学史上最有名的,大概是那首《次日醉归》:“日晚颇欲归,主人苦见留。我非不能饮,老病怯觥筹。”这几句是说天晚了很想回家,主人却苦苦挽留。我也不是不能喝酒,就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大好。——这话熟悉不?近千年后的酒桌上,我们依然可以听见每一个中年人这样讲。“人意不可违,欲去且复休。我醉彼自止,醉亦何足愁。”这几句是说主人好意我不好推脱,那就喝吧,喝醉了他就该停了,再说了,喝醉了有啥怕的!——你看你看,这就是假意推脱真心喝酒的老酒鬼真面目啦!“归路意昏昏,落日在岭陬(zōu)。竹里有人家,欲憩聊一投。有叟喜我至,呼我为君侯。告以我非是,俛笑仍掉头。机心久已尽,犹有不平鸥。田父亦外我,我老谁与游?”一喝喝到太阳落山,回家走到山脚下,见有一户农家,就进去歇歇脚。有一个老头看见我来了很高兴,以为我是个大官。我说自己不是,老头摇头不信。我远离宦海多时,早已经没什么机心,哪儿想到还有对我有戒备心之人,现在一个田间老头对我都这样见外,我老了,可跟谁一起啊?这首诗,用最朴素直白的语言,言简意赅的描述了一个饮酒、归来、相遇、唏嘘的小故事。

当然这是专家的评价,对于诗人自己来说,他最满意的“醉后作”,应该是《重九后二日同徐克章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

老夫渴急月更急,酒落杯中月先入。

领取青天并入来,和月和天都蘸湿。

天既爱酒自古传,月不解饮真浪言;

举杯将月一口吞,举头见月犹在天!

老夫大笑问客道:“月是一团还两团?”

酒入诗肠风火发,月入诗肠冰雪泼;

一杯未尽诗已成,诵诗向天天亦惊。

焉知万古一骸骨,酌酒更吞一团月!

因为李白那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喝酒作诗,就成了历代诗人最爱的事儿,但写来写去,论诗意,论格局,都没人能胜过这十个字。罗大经是杨万里的同乡晚辈,他在《鹤林玉露》中记载,自己幼时曾听到杨万里吟诵这首作品,并说“老夫此作,自谓仿佛李太白”。你看,再骄傲,再满意,也只是“仿佛”,不敢“胜却”。

除了喝酒,杨大诗人酿酒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他还有一首看名字就很重口味的桂叶鹿蹄酒:“桂叶揉青作曲投,鹿蹄煮醁趁凉篘(chōu)。落杯莹滑冰中水,过口森严菊底秋。玉友黄封犹退舍,齑汤蜜汁更输筹。野人未许传醅法,剩买双瓶过别州。”

如果不喜欢重口味,没事儿,大诗人还有清淡口味的荼蘼酒:“月中露下摘荼蘼,泻酒银饼花倒垂。若要花香薰酒骨,莫教玉醴湿琼肌。”

有酒无肉时,大诗人用白糖拌着梅花也能凑合:“剪雪作梅只堪嗅,点蜜如霜新可口。一花自可咽一杯,嚼尽梅花几杯酒。先生清贫似饥蚊,馋涎流到瘦胫根。赣江压糖白于玉,好伴梅花聊当肉”。

他的美食诗作里,我最爱的,是一首没怎么吃上的“怨气”诗——《除夜小饮,叹都下酥乳不至》:

雪韭霜菘酌岁除,也无牛乳也无酥。

贫中却富何人会?自有村醪不用沽。

古往今来,一年到头的年夜饭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一顿饭,可这一次,杨大吃货只有霜打过的白菜韭菜,没有牛奶没有酥。从标题推测,他应该是给年夜饭备了乳酥的,可惜被“快递”耽误了,没有及时收到货。这下好了,大诗人大过年只能对着素菜下酒。可这毕竟是我们最最天真乐观的杨诗人,他会自我安慰说没事不怕,咱还有乡下人自酿的醪酒,不用买,管够!

说到这儿,再扯两句闲话,当时的乳和酥都是高档货,杨万里吟咏夸赞过酥,官也不小的大词人周邦彦有一次吃了别人送的酥,感动的一口气谢了三首诗(《天启惠酥》),其中“中都价重无钱买,京兆书迟怪路迂”就是说一般人是吃不到的,有钱也难买。

这么能吃能喝,大诗人的肠胃,有时候可就不大配合了。他曾写过某次吃蒸饼吃撑:“何家笼饼须十字,萧家炊饼须四破。老夫饥来不可那,只要鹘仑吞一个。诗人一腹大于蝉,饥饱翻手覆手间。须臾放箸付一莞,急唤龙团分蟹眼。”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蟹眼”,不是真螃蟹眼睛,而是比喻水初沸时泛起的小气泡。宋人写喝茶的诗中,常有“蟹眼”“蟹井”,将蟹与品茶并论。苏轼写过“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黄庭坚写过“茶如鹰爪拳,汤作蟹眼煎。”陆游写过“正须山石龙头鼎,一试风炉蟹眼汤。”杨万里也写过“初闻蟹眼雪花声,忽有仙人玉佩鸣。”

除了写写吃吃喝喝,大诗人写儿童也是非常著名的。“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柳阴西”,“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也思日涉随儿戏,一径唯看蚁得通”等句都是脍炙人口。

能欣赏到这样的童趣,大抵还是因为大诗人有一颗不老的童心。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微风花似醉,采得野菊带露归(散文随笔)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