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乡村的田野,在晚秋的时节渐渐露出本色。秋天,那些曾经郁郁葱葱的庄稼,随着季节的脚步,走下了枝头或离开了地底,没有了庄稼的高低错落,田野,变得空旷。高远的天空,萧瑟的秋意,绚丽色彩的铺垫,给人留下各种无穷的时间和空间遐想。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秋天的田野应该是如此的,金黄的绚烂 ,丰收着诗意。我前些天刚收拾好地里的庄稼,月光和虫鸣就盛满了田野。荷田里几朵荷花孤单地开着,盛装的日子已经落幕。村口的那株枫树在风中轻轻颔首,它在风霜中的灿烂才刚刚开始。后溪畈的那片金黄稻穗在收割机下入了粮仓,小城街道两旁的银杏刚刚泛黄。我还顾自在风中奔跑,风带着嘲讽地笑回过头说:许多事都不会等你,季节要走进下一个轮回。是的,已是秋天的时节了。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我爬上高高的山岗,站在山顶远远地望,被隔离了一个夏秋的村庄,一个又一个在远处显现。山上枫树的叶子开始微微地黄,田野里那些金黄正在日日收割隐藏。我站在那里,看着家乡并不富沃的土地,目所能及的一层又一层峰峦,仿佛一波又一波涟渏,漾开人的心扉,引导着旧时的目光深情地眺望远方。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被收割过的土地,裸露在秋阳下。昼的时段越来越短,夜越来越长。在夜露的浸染下,吹过来的风里带着稻杆的清香,还有蕃薯的味道。对了,我记起了,也是很多年前的那些个黄昏,在家乡有那些秋日的田野上,有老牛,弯弯的犁头。口衔烟杆的老汉轻呵牛的声音,低头拉犁的耕牛一步步地踏入翻过身泥土的声音,人与牛一起重重地喘息声,汇在秋虫最后的嘶鸣里,然后一同被秋风吞没。被犁头翻卷过的土,呈现出鱼鳞片的形状, 一波风低低地吹拂过,云朵也被撕裂成一片片的鱼鳞状。一阵阵泥香随着远处田野里的灰烟,在秋野里扩散。秋天的神韵,被阳光洒在高高低低的梯田间,层层叠叠的峰峦上,在清凉的夜色中,被高悬透亮的秋月笼罩在“唧唧”的虫鸣呢哝里,恬淡而静谧。

我走进秋天的田野,开始看到秋的色彩斑斓,听到了秋虫的轻声浅吟。荷田里那些衰败的花,竹篱笆旁偶见的牵牛花,孤伶伶地开着,山路边三五朵碎花,一点点微彩,掩不住秋的萧瑟。西溪边的浅水处,蒹葭苍苍,芦花轻荡,夕阳下的绚烂,平添了晚秋的一丝高阔清寒。

人在深秋深沉,情在深秋寂静。西溪边新建的高大雄伟的太平门立在秋色里,是宋人的那一阙:“晚秋天,过暮雨,云容敛,月澄鲜。正风露凄清处,砌蛩喧。更黄蝶。舞翩翩。念故里,千山云水隔。被名缰利锁萦牵。莫作悲秋意,对尊前。且同乐。太平年。”从牛头山奔跑着下来然后静静地流着的是西溪的秋色:“淡淡秋江落日斜,水清沙白下寒鸦。渔人撤网携壶去,一路歌声入荻花。”透过太平门可以看见车门的茶山和荷田:隔岸茅茨低小,临溪草径横斜。杨柳已无余叶,芙蓉尚有残花。南门码头,畲家人正用一场热闹的水上婚礼为这秋色增添一些喜庆的色彩。

我终于在这片明媚的秋色里,收敛住心神。俯身,贴近了这秋天的田野,闻着这泥土的芳香,立在深秋的风里,享受着秋阳的温暖。

心香几分闲,邀月下江南,细雨随风流,残荷落珠圆。这是朋友的感慨,他在塔边的荷田寻着残荷,天空里飘着细碎的秋雨。

祝村的莱峰佛塔传来悠扬的曲子,带着浓郁佛意,是梅朵的《一曲禅音》:禅音悠扬过山水,修行千年也无悔,宁静怡然心如飞,无尘的心灵最美。莲子落池几轮回,前世甘露滴花蕊,空灵梵唱入心扉,双喜自在佛前跪,听一曲禅音,心净如水。禅心映明月,天地绽芳菲,般若莲花生,涤荡着智慧,看云淡风轻,禅音声声醉。那些还在秋风里倔强伫立着的弱小的莲蓬,已经枯黄,在日日夜夜的塔铃声中涅槃,犹在聆听佛曲。几只留守的白鹭,在它边上闲庭信步地徜徉。此景和此曲很和韵,婉约清远,宁静祥和。

我凝望着这秋天的田野,原本,这世上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收获了果实的田野,又开始酝酿来年的春天。所有晾晒透了的土地,都要经过漫长的等待,从秋霜的浸染开始,享受冬雪的覆盖,一旦得到春梢的撩拔,就会在燕子的斜风细雨和耕牛的哞叫声里苏醒。

想起了法国画家米勒于1857年创作的《拾穗者》油画,那是一幅农村里最普通的情景:收割忙碌的景象,一片收割的田地,广袤无垠,麦垛堆积如山。秋天金黄色的田野上,一望无际,画面最前方的三个农妇,在收割后的田地里弯着腰捡拾遗留在地上的麦穗,三个农妇斜向排开,姿态迥异。有侧脸半弯着腰,手里捏着一束麦子,正仔细搜索着那已经拾过一遍的麦地;中间红色头巾的正快速拾着,另一只手握着鼓鼓的袋子,已有收获;蓝头巾的妇女显然是刚刚过来,左手握着右手刚拾来的麦穗,敏捷地把它们放在背后。她们那么认真,那么仔细,唯恐漏掉一个麦穗,把收获和成熟遗忘在这空旷的秋色里。

我走过这秋天的田野。是啊,无论有多少的情思遐想,秋天的收获,握在自己的手中,心里才踏实亮敞。

作者简介:韩剑锋,爱好摄影、写作,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走过秋天的田野,发现结束和开始从没有界限,只有一个又一个轮回(秋天的田野的成语)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