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文/彭世全

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人生的痛苦太多太多,但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母亲的痛。我妈是去年初冬走的,这痛钉在我心上,不经意爬上泪珠,穿透我的胸。我妈已经走一周年了。

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我妈幼小随父母从福建到四川,童年又丧母,一辈子不知受了多少苦和难。我妈将所经历,以无限的母爱给予了我和我的兄弟姊妹。妈走后,我成了孤儿,无家漂泊。

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我想我妈。记得从医院接我妈到我家时,由于刚出院,身体比较虚弱,夜已深了,我妈没入睡,朝我笑笑说:老六,明天要上班,早点睡。我望着妈慈祥善良瘦瘦的脸庞,额上爬着为家、为儿女操劳过度的皱纹和磨白的发,心里很难受,深感愧疚。

我每天去上班,妈反反复复地讲:乘车要当心哦,中午要吃饱哈。当时,觉得唠叨,我妈走后,想听也听不到了。

去年春节后,我妈因感冒又住进了医院,大哥、小妹陪在妈的身边。换季节时,我妈的病情加重,打针输液,仍无好转,兄弟姊妹都为妈的病焦虑。国庆节家人从各地回老家,跟妈过九十八岁的生日。我妈戴着寿星帽,坐在病床上,儿女、孙辈、曾孙辈们围在妈的病床前,祝妈生日快乐!我妈很激动,用颤抖的手,比划切蛋糕。而我的妈,对食品只能看看、闻闻,瞅得我心痛。

我妈高兴又艰难的断断续续地说:我病好后,要回家。后来我妈病发症,器官衰竭,她老人家带着想回家的心愿,在九十九岁的路上走了……

今年国庆回老家,我妈的起居室仍按生前摆放。坐在妈常坐的位置,泪顺着鼻流。记得那些年,逢年过节,全家人团团圆圆地围着妈一起吃饭。吃完饭,想眯一下眼。我妈在你睡熟时,给你盖张被巾,生怕你着凉。我妈走了后,家具上一层淡淡的灰。偶尔回老家,无非与亲朋好友在餐厅吃个饭。那有妈在,家在,举杯碰盏那种热热闹闹的场景。而那些场景,也只留在我甜甜地回忆中,一世不会再有。想着想着这些,泪花花直流……

远去的时光,不老的魂魄,在我血脉中流淌。一路深情的追思,一路默默地祈祷。来到我妈的坟前,给我妈烧纸、点燃蜡烛香。我潸然泪下,长声地哭泣啊,也难表达对妈的思念和心中的痛。

我妈的微笑看着我,化作天上的白云,化作青山,化作母子情深,道声妈妈你在哪边过得好吗?

作者彭世全(乡人),四川省自贡市人,1975年1月入伍,1978年4月退役后回原籍参加工作,现已退休居成都。

编辑:李勋修《青烟威文学创作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初冬的泪——忆母情深(散文)(子母情深的成语)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