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大赛参赛优秀作品《雨巷》四川作家 方仲贤

“散文大赛参赛优秀作品《雨巷》四川作家 方仲贤

昨夜又失眠了,天刚发白,一个人走在巷子里,几片乌云压在头顶,也压抑着我的心。“滴答”几滴雨水落在头顶上,清脆的声音萦绕在耳边。雨水与路灯杆的碰撞声越发清晰,打破了小巷早晨的宁静。愁绪,突然间缠绕在我的心头,越想抛开,却缠得越紧,真是剪不断,理还乱。靠在雨巷里,我莫名的叹息,也像戴望舒一样,在雨巷中遇到一个像丁香一样的姑娘。我在雨中徘徊、彷徨,等的是像丁香一样的那位姑娘,一种莫名的情愫。缠绕心头,,遇上她,终生不悔。雨,沾湿了我的衣襟,冰冷的温度在皮肤上传递,心被雨水浸透,。抬起头望着一家阳台,一朵清新脱俗的丁香花垂着头望着我暗暗地掉泪,她这一哭,显得更加美了,拥有了一种神秘却不失惊的弧形。巷子里仍然有着“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美景,而我却沒那闲情,雨停了,乌云散了,炊烟开始袅袅升起,每家每户的欢声笑语飘出窗外……我却呆在雨巷里怨起天來……

“散文大赛参赛优秀作品《雨巷》四川作家 方仲贤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也在这儿相遇,她握着两朵紫丁香,穿着红色裙,她的胸前微微挺起,两手匀称的,富有弹性地捧着兩株丁香花儿摆动着,她的牛海细细地垂在前额的正中,象一绺黑色的絲带,白玉般的脸蛋儿泛着天然的轻微红晕,衬着一头柔软的深黑头发.她的鼻子和嘴都是端正而小巧的,好看得使人惊叹.她的细长的眼睛是那样的天真,那样纯洁地望着这世界,哪怕有什么肮脏的东西,她一定未曾看到,她像她手中丁香那么美丽动人

“散文大赛参赛优秀作品《雨巷》四川作家 方仲贤

  可今天.叶儿落了,花儿谢了.你去了,永远地去了.

  你猝然地离去了.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六个年头,该说的早就说完了,不该说的,谁也不愿意说.

  离走那天,紫娟,并不是如你所说的\”你从来沒爱过我.\”不,是爱过你的,热烈地爱过你.但,那爱,是一个错误,一个追悔莫及的终身错误.

  记得吗?我们相识在地区文艺调演的剧场上,在晚会谢幕时,你靠在我身边,轻轻抓着我的手小声说,完后沿江路见,那欢快的乐曲唤醒了我沉睡的恋情,使我竟突然地陷入一种痴迷的状态中.

  自那晚,无能田边地角,都有我倆踪迹.记得那次河边与我团领导相遇,马团长拍着我肩说:\”少年老成,大可造就\”.马团长夫人更加有趣地称赞我\”一表人材,风度翩翩\”.在团里工作这么多年,却沒有遭来任何风流韵事,你在一旁吃吃地笑了.

  不久去省上汇报演出,我倆演<<罗米欧与朱丽叶>>.

  真沒想到,我说了句,你把朱丽叶演好就那样地刺痛了你.我感到你身子微微一颤,你的手心在出汗.你投给我一个极不友好的眼光,又给了我那样一个冰冷的回答\”我沒有那样的荣幸\”.

  演完后,我对你说\”在我眼里,你就是朱丽叶,你有朱丽叶的一切,就是不会有朱丽叶的悲剧.\”

  记得那年五月,我陪你去我家乡龙苍沟看鸽子花,在天生桥下,你倾在我怀中,我第一次吻了你.为了你这纯真的爱,为了你给我插在胸前的鸽子花一样洁白的恋情,我对你发下誓言:\”我要牺牲一切地爱你,直到老,直到死.。

  老和死,那时说来,遥远得像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谁知,弹指间,它已到来.我们都跨进了老和死的门坎

  你—–已死去.

  我也—-老了.

  此刻,我呆站在这即将被拆迁的小巷,回想起我俩第一次相遇.我摸着我刻满皱纹的额头,抓扯头上的几絲白发,看见龟裂的瘐手,啊,我的青春,我的爱情,你去得那样匆匆,匆匆地带去了我的欢乐,却又匆匆中使我难以忘记,留下的刻骨铭心的伤痛,紫娟—-我親爱的,你不该那么早就扔下我啊……

*原创首发,图作者亲自所画,转发需联系我

原创作家:方仲贤,男,四川荥经县人,雅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荥经作家协会秘书长、《重庆文化报》特约记者。从1983年起在全国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戏剧,2008年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个人专集《太阳谷》,现存两部长篇小说、一部电视剧《茶马古道》等待拍摄和发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散文大赛参赛优秀作品《雨巷》四川作家 方仲贤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