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的青春,曾经有一个词叫“义气”。散文《兄弟》原创

“跳马。擦。”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夹起棋子,毫不犹豫的拍在棋盘上,价响。和我下棋的臊邢子抬头翻了翻白眼。我俩都没有注意我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70后的青春,曾经有一个词叫“义气”。散文《兄弟》原创插图

是阿威!我知道别人观棋不会随便上手,更不会说仨字里就有两个活灵活现的动词。我回过头来,果然看见了这个熟悉的面孔。照例向右歪着头,照例一头长发遮住右耳和右眼,一只手插在牛仔裤兜里,晃着腿,一只手优雅地夹着一支烟,小指微微翘起,似乎这支烟就是一件装饰品。薄薄的嘴唇,猫一样灵动的眼睛,无处不带着悠然自得的笑意。臊邢子出人意料地没有吱声。

70后的青春,曾经有一个词叫“义气”。散文《兄弟》原创插图(1)

“二哥,档次见长啊!在锅炉房下棋比守着公共厕所强多了,最起码不臊气。”阿威说的大概是我以前打工的地方,旁边不远有个公共厕所,有一收费的老大爷挺爱下棋,我偶尔去杀两盘。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阿威,前后大约有五六年了吧。“你小子这几年死哪去了,也不打个招呼……多亏你借我100块钱没还,要不我早把你小子给忘了。”我一边打诨一边接过阿威递上来的烟,等着阿威给我点上火。

阿威是我们这帮兄弟里最小的一个。其实论岁数他不是最小的,关键是阿威长得瘦弱白净,再加上他整天哥长哥短地围着我们转,所以总把他当成小兄弟看待。“二哥,这不专程来请你吗,哥几个都在交通宾馆候着呢?”阿威抓起我眼前吃臊邢子的棋子,扔在棋盘上,本来就要赢棋的臊邢子一脸的不乐意,却莫名其妙说,“交通有个鸡巴吃得,橡胶厂门前有家狗肉馆那叫一个香。”“早倒了。”我站起身来,“一块?”臊邢子屁颠屁颠地跟在我身后,锅炉也不烧了。

路边停着一辆夏利,是阿威的。1999年有手机有车……士别三日,不可同日而语了,我心里想。

阿威是我的校友,由于长得瘦弱,在学校免不了受人欺负。我认识阿威是在一次朋友的酒局上。那时候我们喝啤酒有着固定的模式,一般是一人一个。这里所说的一个就是一捆,一捆就是十瓶。那时候的啤酒还是用线绳捆绑的那种,不解绳子,在一捆中打开一瓶,双手举着整捆啤酒喝。这样喝酒有几个好处,一是喝不干净不行,要不你没法喝第二瓶;二是喝完酒瓶顺手带走,还能换几瓶酒喝。阿威用尽了吃奶的劲举着啤酒晃晃悠悠的喝完了两瓶啤酒后晃得更厉害了,看得出来他的酒量撑死了不过三瓶。“能认识各位大哥……这瓶……我……干了……”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撑到了第六瓶,坐在马扎上的阿威晃悠着举起啤酒捆,啤酒顺着嘴角流到胸前,身子慢慢向后倒下去,睡着了。“我用鼻子和你喝。”后来,我经常用这句话揶揄阿威。不过,阿威给我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小子,前几天不是挺狂的吗?不是说见我一次打我一次,爷在这,你打呀。擦。”阿威拦住“戴狗头”(这小子姓戴,是班上的一霸,胳膊上纹了个狼头,他说纹的是“狼青”,自封外号“戴青”,我们哥几个都叫他“戴狗头”)用修长的手指头点着“戴狗头”的鼻子,瘦弱的身影充满了嚣张。“二哥,这是……?”“戴狗头”望着我,一脸的莫名其妙。“是我的小兄弟。以后给我个面子。”我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其实我这么说已经很给他面子的。阿威不可一世地走在我们的前面,从怀里掏出了个小本子。这家伙居然把他忌恨的人都记在本子上,他要把失去的尊严和信心统统找回来。我们不在乎当枪使,毕竟我们不过是在校内转了一圈,既给小兄弟长脸了,也扩大了我们的知名度,更何况这一圈下来兜里多了不少的香烟。

“二哥,到了。”阿威拉开车门,打断了我的思绪。阿威的酒量明显见长,居然喝了五六瓶啤酒依然思路清晰。平日牛皮哄哄,说自己能喝多少多少的臊邢子明显喝高了,正和我的一位朋友聊女人,满嘴的胡说八道,一脸的淫笑( 那谁谁,记住了,千万别得罪笔杆子)……从阿威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大致了解了阿威这几年的行踪 。阿威在北京有一个远房表哥,做生意挺有钱,回老家把阿威带到了北京,阿威在北京给他表哥开了两年车,后来他表哥在海南开了一家地下赌场,把阿威派去管理筹码,每天从他手里进进出出的现金就上百万。“老子也是见过钱的人……擦。”阿威习惯性的海吹着,我们习惯性的附和着。阿威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摸了几个筹码(也就几百块钱)小赌了一把,赢了两千多块。小尝甜头的阿威开始频繁地溜上了赌桌,筹码是现成的,不用阿威拿现金来换。直到有一天,阿威输了,不甘心的阿威返身又拿了一叠筹码,又输了。输红眼的阿威想翻本,于是不断的拿,不断的输……到后来阿威自己也不知道输了多少。最后赌场早晨清帐时,发现少了九万元的筹码。“最后咋样?”我问道。“擦,能把我怎样,这不回来了。表哥还给了我一辆夏利,说让我开出租挣钱 。”阿威点了一支烟,姿势依然潇洒。“你表哥挺仗义。”“……嗯……”

“二哥,我想开个店”阿威突然岔开话题,“想请二哥出个主意……”“我赞成。兄弟们毕业后都有了自己的事干,现在的人不讲拳头讲得是效益,别到处混了……阿虎不就是个例子吗?”我真心的希望阿威能稳定下来,毕竟阿威的骨子里是个不安份的人。“想开个啥店?”“水煮鱼!北京老火了,威海也有分店,明个我带二哥去尝尝。”“不必了……等吃你的就成。”“那……二哥明天和我一起去看看地方?”“行。”这小子,七八瓶啤酒下肚还没有忘记开店的事,这小子看来真出息了。

第二天,阿威领了两个人过来,介绍说这是主厨,那是帮厨,和北京方面联系好了,这几天就送俩人上北京学做正宗的水煮鱼,工资待遇挺高。俩人笑的跟烂茄子似的,开门递水点烟,一口一个老板让阿威好不神气。“这是二哥。没有二哥就没有我阿威的今天。以后见了二哥麻溜地。”“二哥。”俩人谄媚的笑着,流露出几分得意,似乎一声二哥就成了我们的兄弟,立马上档升级似的,看来阿威没少在俩人面前吹牛。看了看店面,晚上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阿威面有难色的说:“二哥……有事要求您帮个忙”“说。”“开这个店我估计得十多万,我攒的加上老爸老妈给的大约有七八万……” “别绕弯子了,差多少?”“还是咱二哥,借……一万。”“一万没有。借你六千。明天拿钱。”第二天阿威来拿钱的时候一直在打包票,“二哥,我周转过来连本带利还你。”我拍了拍阿威的肩膀,“说啥呢?我们是兄弟。好好混着……”我看见阿威猫一样的眼睛里晶莹闪动。

不出我的所料,阿威再一次失踪了。其实我早就知道阿威所有的故事,和他自己讲的有一定出入。阿威六年前被朋友骗去海南搞传销,被洗脑的阿威干了两年传销却花光了从父母那里骗来的几万块钱。身无分文的阿威无奈在地下赌场当服务生,聪明伶俐的阿威几年之后混成了服务主管,能够接触到大量的筹码……之后的发生的事,大抵和阿威讲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偷偷地跑出来的,身后跟着一大帮誓死要找到他的人。这里,绝对不是阿威常呆的地方,阿威很明白,我也明白,这也是我要他“好好混着”的含义。阿威之所以不愿直说,是因为他需要在兄弟面前保持一份尊严……我之所以没有点破阿威,是因为自从我再一次看见阿威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闪现一幅画面……一群人拿着棍棒狠狠砸向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我,手无缚鸡之力的阿威趴在我的身上大声的喊着二哥,任棍棒砸在自己身上。阿威,你是我的好兄弟……不过,对不起,二哥真的只有六千块钱……好好混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70后的青春,曾经有一个词叫“义气”。散文《兄弟》原创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