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季节辗转,总是那么的轻描淡写,转眼间,冬天的陌上已然成为一幅淡雅的水墨画,那些曾经的繁盛与荒芜,都已成为岁月赋予最风雅的留白。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人生的风景谁也看不懂,读不透,清风逐来落雪,演绎着初见的光泽,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风烟俱净处,努力让自己不迷失方向。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青涩的岁月里,我们都曾等待过,执着过,那些朦胧的时光中,你曾牵过谁的手,聆听雪落时那一阚纯净的天籁,你曾和谁做伴,穿过迷茫的心灵,走过寂寥的寒冬。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缘分,如冬日窗前的玉树琼花,风一吹就散落了,不问缘由,也不问因果,在生命的驿站,凝练着经年的馨香,短暂停留,却莫失莫忘。

心灵的温暖,是生命最好的善待,再大的风雪,有人陪伴,就能将心底细小的裂痕慢慢修复,只要心存善意,总有一个人,会默默陪你走下去。

就这样,等风来,看雪落,沉静的生命总是如此的轻盈,温柔的时光让人心动,善感的生命,早就没了苍凉,满眼都是淡淡的温润,只希望每一个途径的人,都能带走一份香,一份暖。

静静的坐在时光的角落里,一个人,一本书,让心游走在像花香如诗意的时空里,无论岁月是否薄凉,都需要一个角落来安放灵魂,无论快乐或忧伤,都不要忘记了幸福的模样。

风雪飘过的季节,更要寻一份简单,置身于这纷扰的世界,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山一程水一程的奔赴和索取,可是又有多少能真正盈握在手里?

生命就是一场旅途,累了,倦了,找个树荫歇息,找个凉亭小憩,千万不要让欲望填满你的心,你看那飘落的雪花,从容而简单的生命是多么的轻盈!

人生百年,看惯了衰败荣枯,经过了潮起潮落,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有时候,不是我们过于贪恋,只是我们的修行还不够,活的还不够像自己。

有人说,雪花是这世上最圣洁的花,是呀,真正的美,是那么的简单纯净,甚至也不强求什么美丽,只一颗素心,便能暂时让自己忘记世事的沧桑,享受当下这一刻的清欢。

生命要走多远,才能与这个世界温柔相待?青梅煮酒固然是诗意,踏雪寻香是不是就会有远方?无论人生走多远,内心永远的清芬和纯白,是最初的写意,如一朵雪花静静的开在心底。

或许光阴的故事都会消逝,走过的路,我们终究是回不去的,轻轻的将过往收藏,目送曾经葱茏的时光,人生有些道理,我们一辈子都无法参透,慢慢的走吧,只要心中装着的风景,又何惧刹那芳华。

人生苦短,也只需看淡,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走过的路不回头,未来的路不将就,内心保持一份圣洁,微笑着明媚着等待春天的来临。

(作者:春暖花开 版权所有,选自:花开心灵驿站)

汪国真经典散文:《我喜欢出发》、《孤独》、《个性》、《拒绝》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汪国真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编者按】转眼汪国真已经离开我们两年的时间,但对于这位自1990年至今一直备受青年读者青睐、形成独特的“汪国真现象”并造就中国诗歌界乃至中国出版界的文化奇迹的诗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今天转发几篇汪国真(也是我的校友)的几篇经典散文,借此一起重温大家的青春岁月。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鹦鹉君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汪国真,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当代诗人、书画家。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1984年发表第一首比较有影响的诗《我微笑着走向生活》。1985年起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期间一首打油诗《学校一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1990年开始,汪国真担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的专栏撰稿人,掀起一股“汪国真热”。2005年始,他的书法作品作为中央领导同志出访的礼品,赠送外国政党和国家领导人。2005年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创作中心主任。2015年4月26日凌晨两点十分,汪国真去世,享年59岁。

我喜欢出发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是双脚,还有未来。

怎么能不喜欢出发呢?没见过大山的巍峨,真是遗憾;见了大山的巍峨没见过大海的浩翰,仍然是遗憾;见了大海的浩翰没见过大漠的广袤,依旧遗憾;见了大漠的广袤没见过森林的神秘,还是遗憾。世界上有不绝的风景,我有不老的心情。

我自然知道,大山有坎坷,大海有浪涛,大漠有风沙,森林有猛兽。即便这样,我依然喜欢。

打破生活的平静便是另一番景致,一种属于年轻的景致。真庆幸我还没有老。即便真老了又怎么样,不是有句话叫老当益壮吗?

于是我想从大山那里学习深刻,我还想从大海那里学习勇敢,我还想从大漠那里学习沉着,我还想从森林那里学习机敏。我还想学着品味一种缤纷的人生。

人能走多远?这话不是要问两脚而是要问志向;人能攀多高?这事不是要问双手而是要问意志。于是,我想用热血给自己树起一个高远的目标。不仅是为了争取一种光荣,更是为了追求一种境界。目标实现了,是光荣;目标实现不了,人生也会因这一路风雨跋涉变得丰富而充实;在我看来,这就是不虚此生。

是的,我喜欢出发,愿你也喜欢。

孤独孤独若不是由于内向,便往往是由于卓绝。太美丽的人感情容易孤独,太优秀的人心灵容易孤独。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因为他们都难以找到合适的伙伴。太阳是孤独的,月亮是孤独的,星星却难以数计。

人都难以忍受长期的孤独。意志薄弱的人为了摆脱孤独,便去寻找安慰和刺激;意志坚强的人便去追寻充实和超脱。他们的出发点一样,结局却有天壤之别,前者因为孤独而沉沦,后者因为孤独而升华。

一种人宁愿孤独也不愿无聊,因为孤独对他来说只是寂寞。有一种人宁愿无聊也不愿孤独,因为孤独对他来说只是无聊。孤独而寂寞的人,只是觉得时光冷清,却不会虚度时光,而孤独无聊的人总觉得日子无滋无味,于是便虚掷光阴。

当别人因失意而孤独的时候,你去成为他的朋友,他往往会心存感激;当别人因得意而门庭若市,你想去成为他的座上之宾,常常会遭到轻视。因此,一个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太势利的,更不待慢一个真诚的人了。

有些表面上很幸福的人,实际上是很不幸;有些表面上很不幸的人,实际上很幸福。感情上的幸与不幸,只有当事者心里最清楚,旁人常常是在妄加猜测。

的确,有太多人的脸上有太多微笑,其实心中有太多太多泪水啊!……

个性一个人没有个性,便失去了自己。生活中一味的模仿之所以不可为,原因之一就在于它抹杀了个性。

同为名山,华山险;泰山雄;黄山奇;峨嵋秀。“险”、“雄”、“奇”、“秀”,就是不同的个性。

山如此,人亦然。

生活之中,适当地改变自己的个性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是为了自我的完善,恰恰在这一点上,有一些人常常本末倒置。

钱钟书先生一生淡泊名利是一种美德,而雨果先生生平的一大愿望是要把巴黎改为自己的名字也并非缺德。画家的个性挥洒在作品的线条里;诗人的个性倾注在作品的感情里;音乐家的个性融汇在作品的旋律里。

不过,有为大多数人欣赏的个性,却没有为所有人欣赏的个性。保持自身的个性和尊重别人的个性同样重要。不能保持自身的个性是一种“懦弱”,不能尊重别人的个性是一种“霸道”。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个性可能不合于“潮流”,却合于生活。为了追赶“潮流”而改变自己的个性,那不过是做了一篇虚情假意的“文章”。“潮流”总是不断地改变,你的“文章”难道也要不断地重写?

没有个性,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仅有个性,也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

狭隘的人总是想扼杀别人的个性;软弱的人随意改变自己的个性;坚强的人自然坦露真实的个性。

拒绝如果第一次没有拒绝了的事情,第二次则更不容易拒绝;如果第二次还是想拒绝的事情, 最好在第一次就坚决拒绝。

不能拒绝诱惑,则很难拒绝灾难。如果心是门槛,诱惑是前脚,灾难便是后脚。

拒绝别人,不可不忍,被别人拒绝,不可不忘。

如果你要拒绝,就不要再让人心存奢望,因为一次是拒绝,十次也是拒绝;如果你被别人拒绝,也不要心存芥蒂,因为你也曾拒绝过别人。

只要理由正当,欣然允诺和坦率拒绝,都是没有任何理由被指责的。

拒绝别人一定要委婉,因为没有人喜欢被拒绝;被别人拒绝一定要大度,因为拒绝你的人总有他的理由。

没有人是从未被拒绝过的。即使貌美妖艳如爱芙姬瑟达,也遭到斯巴达克思的拒绝;即使权倾朝野如曹操,也遭到了徐庶的拒绝。

世事如此,你是没有多少理由为遭到别人拒绝而沮丧的。

一般说来,拒绝你的要求的人,言语和内心是一致的,接受你的要求的人,言语和内心有时却不一定那么一致。

因此,需要提醒自己的是:不要做强人所难之事。

一味的顺从,会失去自我;

一味的拒绝,会失去朋友。

就人生而言,一方面应该懂得有容乃大,另一方面也应该明晓不能是来者不拒。

人与人之间,允诺和拒绝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我对待朋友:允诺绝对大于拒绝;朋友对待我:可以拒绝大于允诺。

-END-

推荐阅读:

原谅我,我对你的回忆只停留在过去

孩子,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你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觉得生活有趣

看《我的前半生》,谈家庭分工的平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在冬的转角处,看岁月静好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