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我喜欢有月亮的晚上,因为月亮上面总是泛起我喜欢的朦胧温柔,但是我决定忘了今晚的月亮,因为下雨的夜她偷偷闯入我的卧室。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白天她焦急的躲在阴暗角落里烦恼,一到夜里她便肆意猖狂起来,白天的人来人往,她害怕一个不小心就受到陌生人的伤害,只有晚上的时候她总能偷偷地走进我的卧室,趁我睡着的时候,吻我。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她在屋子里到处乱飞,她时而翻滚,时而做眼镜蛇机动,有时候她躲在窗帘背后,有时候又溜到床下。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我怎能不知道,她的小小心思,她在试探半躺的拿着手机写文章我,想偷看我写的文字和心情,想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吻我。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我怎能不知道,雨夜的她特别渴望得到诗人血,充盈着她干枯的土地,只要她吸到诗人的血,她就能马上荣光焕发,甚至长生不老。

她曾经吃掉三品莲台,如今竟然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小可爱,来吧。

我抬头追寻她飞行的痕迹,她停留在窗帘的背后,露出半个脸,看到她许多焦急的眼神,想爱又害怕被伤害,脸上犹犹豫豫,心里忽明忽暗。

我知道开着灯,她是害羞的,于是我关上了灯,世界顿时失去了色彩,陷入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但这些都无关紧要。

我的嘴唇和鼻子,将会呼出二氧化碳,她就会得到暗示,过来亲吻我身体的某一位置,就算被肌肤被衣服隔绝。

我的耳膜听到嗡嗡的声响,那是她黑夜之舞,忽远忽近,若近若离,她在浅吟轻唱,在黑暗中跳着她才懂的祭祀之舞。

她知道,她今晚的冒险行动,是否会惹来杀身之祸,她面对的是一个多愁善感,喜怒无常的诗人。

我静静地躺着没有说话,在她嗡嗡声音停止的时候,封闭五识,用心去感觉自己黑暗中的身躯。

从脚趾头到头顶的漩涡,一阵阵微微的电流流淌身体肌肤表面,任督二脉运行,三百六十一个穴位之神现身。

竟然毫无发现,难道她发现了吗,犹豫了吗,退缩了吗!

肯定没有,因为我了解她,雨夜的她没有吻到我,没有取到我的一滴热血,她是活不了的。

她在没有月亮的晚上,在这个雨夜,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用自己的身体冒险一场青春盛宴。

如果我在漫长的黑暗中清醒的潜伏,她将死于我之手,如果我在黑暗中被迷醉,她将会潜入我的内心,偷走其中的一个秘密。

第二天醒来,坐在办公桌前我的,突然感觉到手背有些痒,翻看手背发现一个红点,才猛然记起来昨晚那一场拉锯战,我竟然睡着了。

放在被窝外的手,被蚊子小姐吻了一个红点,而当时的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任由她摆布。

思索了一下,我拿起一只红笔,在红点外围画上一个圈,是爱的形状。

观音阁前 我在等你(散文小说)

与你相遇吧,在四月拖着她的长裙,扫过地球之后。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嫦娥的舞步旋转三十五圈,白色的长裙极力绽放。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本以为尘封的情缘,被时光打开前世的封印。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一只白色的水鸟,划过水榭的窗台。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前世的擦肩而过,换成今日的凝视。

细雨中追寻,看到那牡丹一样雍容的贵妇,看到那玫瑰红到极致的美人,也看到雪中红梅般的尤物。

但是,冥冥之中,我知道那不是你。

你现在身在何方,你现在该是怎样的容颜,你现在在谁的怀里,又或者在佛前进香。

五月天就要来临,也是在那个五月的梦境中,那个清晨寺院,我遇见了你。

树上鸟语花香,树下的女孩穿着黑色西装白底衬衫,好似播音主持人。你坐在木质的长椅上,双手把稿纸捧在眼前,专心小声诵读着。

清晨的风总是能凉爽到我的心底,所以我远远的就注意到了你。

我也是穿着黑色运动裤,脚下踩着红白相间的运动鞋向你靠近。

听不清,我再不声不响靠近,再靠近。声音好小,你抬头默念,我看到一双失神的瞳孔,听到声音中有一种紧张的颤抖。

我想,你应该准备去经历一场面试吧,来到寺院寂静住,你告诉自己努力,但你还缺少信心,没有人给你加油,所以你想借助寺院里佛的力量。

似乎觉察到我陌生的目光,你瞟了我一下,然后你又沉浸在默念之中,那时有光透过细细碎碎的树叶间隙,斑斓地投影你的身上脸上。

我多想拂拭这些你身上的斑斓,却是不敢惊醒你的梦。

我轮转到观音阁,又一次遇见你,你手里拿着三炷香,左顾右盼似乎在着急什么,来来往往的人群,你看到了我,你的目光终于落在我的身上。

你沿着台阶三五步到我跟前,抬起尖的下巴,小声急忙道:“请问,能借火机一下吗?”

画面定格,这是我和你今生第一次遇见、对视,我在上台阶,你在下台阶,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两步之遥。

我的眼中,你看我的目光带着希望,抬起的下巴露出白皙的脖子和性感的锁骨,一身小西装又把你装饰得很圣洁。

我不抽烟,我说:“对不起,我也没带!”于是你失望地转身走开了,去寻找下一个抽烟的有缘人。

我每天早晨都来到这寺院兜兜转转,驱赶那些另一个纬度的小妖怪,你一定以为我是那善男信女,老是围住寺院团团住。

你错了,我是驱魔人。

当我禅境的时候,我总是不由想到那个你抬头看我的画面。

终于明白,前世的你来过,在观音阁前,终于进行一段简短的对话,终于明白我的禅境中,为何总是出现看不清的面孔。

佛说要空,一切皆是虚幻,我也修得越深,你抬头看我的脸越清晰,甚至看到你颤抖的睫毛。

你流落人间,带着小声颤抖的声音,在人群中惶恐,寻找那个前世的缘,却由不自知。

我放下琐事,离开群山,投入到茫茫人海之中,前往在那第一次遇见你的龙兴寺,去追寻那个记忆的面孔。

冥冥中我得到佛的指示,月亮在围绕地球第三十七圈,我在五月的龙兴寺的观音阁前等你出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一滴血的盛宴(散文小说)(假面的盛宴的小说推荐)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