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庆 : 大雪(散文)

于德庆 : 大雪(散文)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大雪节气诏示人们,冰封雪盖,篮装水不漏的最严寒天气即将到来。

于德庆 : 大雪(散文)

一提起大雪,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空中有时像鹅毛纷纷扬扬,有时像白色的玉蝴蝶漫天飞舞,有时像扯碎的一团团棉絮,簇拥翻滚着飘悠悠降落大地,世间万物银装素裹的画面,就会立即浮现在我的眼前。令我如入仙境,产生无限美好的遐想。

于德庆 : 大雪(散文)

这几年冬季,老天特别吝啬,让人们没能看到白雪覆盖的大地。就是有下雪的天气,也是柳絮般轻轻飘扬的小朵小朵的雪花,零零落落,大地根本没见银装素裹的景象。

一场大雪,将大地的麦苗覆盖,茫茫田野一片雪白,一望无垠。厚厚的积雪,给麦苗好似盖上了一床厚厚的洁白色鹅毛羽绒棉被,增强了麦苗御寒过冬能力。厚厚的积雪融化后,为麦苗来年适时返青、分蘖、拔节提供了充足的水分,滋润小麦茁壮成长,适时孕穗,结出饱满的籽粒,给农民带来喜获丰收的喜悦。农谚“今年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就是农民盼雪的真实写照。

一场大雪,不仅能给农民带来憧憬小麦丰收的喜悦,还能给纯真的孩童们带来尽情嬉戏玩耍的欢乐。大雪虽然给人们带来了很多麻烦,给路上的行人带来了很多不便,但天真的孩童们却欢呼雀跃。下雪天或雪停后,孩童们忘却了天气的寒冷,不顾大人心痛的规劝,三一帮俩一簇,欢快地在雪地里滚雪球,堆雪人,相互追逐撒雪嬉戏玩耍。有的孩童,将空闲场地踩实的积雪地面当成天然滑冰场,猛跑几步立即停下脚步,向前自然滑行,不时因失重“啪叽”一下摔倒在地。尽管孩童们弄得浑身是雪,脸蛋通红,头上、脖领处腾腾的冒热气,但废寝忘食,玩耍的那么天真,那么开心快乐。

当阳光将大地的积雪渐渐融化时,每到傍晚和第二天清晨,房顶的屋檐下,就会垂下无数条长长的冰棒。找个竹竿一拨拉,冰棒立马落地。捡起块摔得不很碎的冰棒含到嘴里,立即感到一股透心快感的凉意。

冬天理应漫天飘雪,银装素裹。我期盼今年老天不再吝啬,适时将漫天飞雪降落大地,让我静听飞雪迎春的奏鸣!(写于2020年12月7日)

请关注《文海墨韵》,让精彩的文字、书画、摄影走进你的心灵天地。

精美散文:雪花,故乡的精灵

于德庆 : 大雪(散文)

我常想,无雪的冬天算不上真正的冬天。一夜无雪,这种喧嚣把多少城市折腾的彻夜不眠。显然,城市里只有冷,没有冬天。

于是,我思雪,盼雪,多少次,梦回故乡。光影斑驳,双眼迷离……雪花,故乡的精灵,你在哪儿?一阵刺骨的寒风掠过,仿佛把我卷入梦境,带进那飘雪的故乡——

故乡,平淡,宁静,安卧于豫南平原一个偏僻的角落,绵绵不绝的淮水滋养着它。当最后一片黄叶离去,带走了秋天的梦。风雪,吹着口哨,奏响冬的序曲。

故乡,飘雪。或白天,或夜晚。

雪花飘舞,轻盈,温婉,妩媚。它们既没有燕山如席的气概,也没有江南柔弱的秀气。故乡的雪,一朵,二朵,三朵……每朵雪花,都睁着一双回家的眼睛。落雪无声,好像片片鹅毛,恰似朵朵梨花,宛如簇簇棉絮……白了草,白了树,白了房屋,白了沟壑,白了原野。故乡,犹如进入了梦幻的童话世界。

雪花染白的村庄,孩子们三五成群,滑雪,拍雪人,掷雪球,打雪仗,塑雪罗汉……个个玩得不亦乐乎。与雪相拥,就是与爱相拥。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雪,是另一种火焰;冷,是另一种温暖。

冬天的乡村,美在寒冷,美在飘雪。

雪,若是下上二三天,将是另一番情趣。打起绑腿,牵上狗,拎着竹竿 ,男女老少齐上阵,踏着厚厚的积雪,伴着滋滋的声响,跟着奔跑的人群,撵野鸡,赶野兔,吆喝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整个原野都沸腾啦!与雪共舞,舞出了激情,舞出了浪漫。

故乡的雪花呀,你来时朴素自然,去时又悄无声息。你荡涤尘埃。你圣洁高贵。你洞悉大地的秘密。你甘愿化作暖的精灵,孵出春的生机! (文/李志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于德庆 : 大雪(散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