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文/静归子当今出现一种怪现象:人们动不动就喜欢拿起手机,我认为看手机是一件既浪费时间,又相当耗神的事。在信息满天飞的这个时代,通过手机纵使能看点新闻,了解点常识,也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行为。因为眼睛盯在小屏幕上,久了,容易导致肝血亏损,伤眼、耗神。所以,我是极力反对长时间玩手机的,尤其是刷抖音实在是一件有百害无一益的行为。高雅的东西也好,实用的知识也罢,可以获取的方法有很多,大可不必依赖通过手机来实现。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当家长的,都知道让孩子少玩手机,但自己却是爱不释手欲罢不已。记得五年前,与高新分局田哥聊天时,他曾说过,回家后,他们一家三口都把手机放到门口的柜子上,出来正常工作需要,誰都不动手机。其儿子后来作为交流生到日本学习,应了一句话:优秀的行为铸就优秀的习惯,优秀的习惯必会赢得光明的未来。至于反面的例子则是举不胜举,也不用言喻,因为不言而喻。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知道的越多,未知的周长就越大,就会觉得自己越无知。现在的人们,大都爱以“知道分子”自居,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微信、快手、抖音等软件出现后,人们如饥似渴般的把双眼盯向手机屏幕,好奇心之盛,求知欲之强,让人啧啧称奇!究竟是可歌可泣,还是荒谬绝伦?可望千万不可及,能改正者,未禁其事,先明其理。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食淡衣粗胸满志,

大巧若拙义理居。

过有千端心所造,

吾心不动错安生?

天灾人祸君莫怨,

吉凶祸福存心处。

知羞耻,发畏心,勇于修正,正气长存。少年无知,青年糊涂,皆可理解,中年若不修身养性积德积福,等待自己的将是寂寥凄凉惨淡纷纷而至……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入春梦了无痕。趁未老,种种过恶,早当据理思之,理明,过将自止。

——静归子近几天有感于五岁朋友小儿、十岁小女,四十余岁刘高等人的荒诞行为所感。

包维军,中国武术协会会员,济南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济南天桥作协会员,济南龙合润德文化推广中心主任,天桥作协副秘书长。

壹点号天桥作家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散文欣赏」老“窝”文/李瑞同

【散文欣赏】老“窝”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文/李瑞同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那年的冬天,天气特别寒冷,连室内的暖气也达不到法定要求的十八度以上。因为暖气的事,我们这栋楼的业主们几次联合起来,找小区的物业经理理论这事。可是因为天气特别冷的缘故,连物业经理也没有办法解决。所以,小区物业经理一听说我们那栋楼上的业主们找他说暖气的事,他是能躲就躲,能溜就溜。实在躲不开溜不掉,干脆就在那里装聋作哑,任凭那些人胡乱吵嚷一阵子,出出气完事。就在业主们为暖气的事不开心的时候,又一件惹他们心烦的事来了。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我们这栋住宅楼的结构和绝大多数住宅楼的是一样的,坐北朝南。为了防潮,住宅楼的地上一层,也就是底层,被设计成了业主们的车库和储藏室。底层里面的东西向过道很自然地将车库和储藏室分成了南北两排。因为车库面积较大需要出车的缘故,所以车库的出口都是面向楼层外面的。储藏室则不同了,储藏室的面积小,又为了防盗,所以储藏室的门都是面向楼内过道的,也就是说储藏室的门都是在楼层里面的。这样的设计,既方便业主们存取东西,又考虑了储藏室的安全性。不过,储藏室这样的设计也有坏处,就是储藏室的通风和采光条件都不好,特别是过道北侧一排的储藏室,终年都是得不到一丝阳光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储藏室采光通风的好坏也是无所谓的事——储藏室是存放东西的,又不是用来住人的。只是一对老夫妻的出现,改变了我们这栋楼的业主们对储藏室功效的认识,也让楼上的业主们多了一层烦恼。

那是一个冬日的早晨,尽管我裹着厚厚的棉衣,仍然感受到严寒的无情,一出家门,都能感觉到眉毛上瞬间结了冰。要不是非要到储藏室里取东西不行,我是不会出来掺和这鬼天气的。当我来到底层的楼道口时,一股刺鼻的寒风从门缝里钻进来,我马上打了两个喷嚏。过道里横七竖八停放的自行车让我颇费了一些功夫才找到下脚的地方。我知道,这是楼上的业主们图省事,干脆将本该放进储藏室里的自行车也放在了过道里。正当我准备打开我家的储藏室门时,忽然从过道北侧的一间储藏室里传出来老妇人的哭声:“造孽啊,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大冷的天,把我送到这里来。”循着哭声,我从那间储藏室虚掩的门缝里看到一个老太太和衣半躺在靠西墙放着的一张床上,下半个身子盖着床棉被。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挨着她坐在床沿上无奈地劝慰她:“别难过了,在这里住习惯就好了。”借着储藏室里的灯光,我看到储藏室的地上放着水桶、脸盆、煤气罩、矮小的饭桌上放着锅碗瓢勺等生活用具。另外还有一个俗称小太阳的电热取暖器有气无力地泛着红光。看到这些我首先判定这是一对老夫妻。我有些吃惊,储藏室里怎么能住人,从哪里冒出来一对老夫妻啊?随着一连串的问号,我从储藏室里拿了东西逃也似的离开了。不过我敢肯定,这对老夫妻绝不是我们这栋楼上的。后来,连续几天,不论白天黑夜,只要我从那里经过,都能听到那位老妇人的呻吟声,偶尔还有那个老头的唉声叹气声。

过了几天,我们楼上开始有业主抗议了——大冷的天,楼梯间里怎么有异味啊?好事的业主很快追查到了异味的来源:原来,这对老夫妻居住的储藏室里没有安装马桶,我们这栋楼距离小区的公厕又远,于是,他们的吃喝拉撒全都在那间储藏室里解决了,那里的异味顺着楼梯间往上蹿也就不足为奇了。楼里的业主们不干了,在那位好事业主的撺掇下,那些人又去了小区的物业办公室反映楼道里的异味问题。这次物业经理倒爽快,直接去那间储藏室给那对老夫妻下了逐客令。一会的功夫,物业经理就回到了办公室,他拍着胸脯向业主们保证:那对老夫妻已经答应了,等天气暖和了就搬走。经理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业主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这些业主们没有想到,天气还没有暖和,那个老太太就走了,而且是永远地走了。

那是一个比往常更加寒冷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又到我家的储藏室里取东西。刚进到过道里,那间住着对老夫妻的储藏室里就传来了一阵抽泣声。我心里一惊,忙走到他们的储藏室跟前,从门缝里望去,在微弱的灯光下,那个老头正伏在床上哭泣,老太太却不见了。这个老头一边呜咽,一边喃喃自语:“我这是哪辈子作的孽啊?害得你临走连个窝也没有!”我立时糊涂了:老太太又去哪里了?正当我想进去劝慰他一下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别看了,老太太不在了,连夜被拉走了。我回头一看是我同单元的一个邻居,不知道他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听了他的话,我顿时感到后脊梁发凉: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还是从这里走的!这时候的我竟然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这个冬季不算长,也不算短。经过严寒的多次疯狂肆虐,冰凌的累月挂柱,它终于还是偃旗息鼓了。太阳一天比一天升高了,气温也一天比一天暖合起来,室内的暖气也停了。被棉衣严裹了一冬的人们也换上了夹衣。楼里的业主们再也不用找物业经理反映暖气的事了,正当物业经理在办公室里偷着乐的时候,他的烦恼又来了。

虽然气温高得让人穿夹衣都觉得热了,储藏室里的那个老头却没有搬走的迹象。他仍然在那里吃喝拉撒,楼梯间里的异味也是一天比一天浓。天气好的时候,那个老头就搬个马扎一步步挪到楼前面的空地上坐着。那里是一个小型的操场,平时小区的住户们,不论年轻的还是年老的,都爱到那里活动活动筋骨,相互之间聊聊天,孩子们更喜欢在那里嬉戏玩耍。那个老头却从来不参加这些人的活动。他每次去那里,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那里坐着,眼睛对着旁边的草丛或者树木出神。有时候,旁人主动和他搭讪,他也不说话,只是稍微点一点头就算回应了人家。时间久了,那里的人们对他也就熟视无睹了。有时候,他在那里坐够了,就再晃悠悠地回到他的“窝”里去。

总之,他仿佛是个与世隔绝的人,虽然处在闹市里,却从不与人交流,以至于这里的邻居们都说这个老头好古怪。他不与邻居交往也就算了,总该与自己的家人交流交流吧。不过,在我们这些业主们的印象里,他的家人也很少到他这里来,我倒是见过他们一次。

那是一个中秋节的午后,我和家人吃过中秋团圆饭从外面回到小区里,走到我家楼道门口的时候,看到两个四十多岁的穿着非常阔气的一男一女进到过道里。因为好奇的缘故,我装着去储藏室里取东西的样子,也跟着进了过道。那一男一女稍微迟疑了一下,随手拉开了那个老头的“房间”门,然后低头进去了。接着我就听到了储藏室里面的对话声,那个男的高声说道:“你要的东西,我们都给你带来了,不缺你的吃喝,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哪里也不要去,啥也别想!”那个老头没有好气地回应道:“我给你们要啥了,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到哪里去,看看人家谁像我?孩子混阔了,我也跟着进城享福了。我的这个“窝”,日头晒不着,大风刮不着的。”一听就知道这个老头说的不是好话。那个女的就说他:“人家的老人哪像恁能难讲话的,谁家不是孩子让住哪就住哪?”老头子很激动:“你们让我住这里,我不是也住这里了吗,我哪里敢说个不字?往后你们也不用三月俩月来看我一次了。我哪天去你娘那里了,你们也都省心了。”那一男一女好像生气了,脸色很难看地从里面出来了,然后“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带上,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了。紧接着,那个老头也出来了,他双手捧着一个白色小塑料桶,颤颤魏巍地走到楼道口外面,有气无力将桶里的液体一股脑儿倒进了楼道口外面的苗圃里,一股刺鼻的异味顿时冲进了楼道里,楼上的住户纷纷关闭了自家的窗户。

第二天,小区物业的经理又被我们楼上的业主们撵着去催促那个老头搬家。停了两天,物业经理一脸哭相地向业主们道歉:我们找他的家人谈了几次,好话都说尽了,道理也都讲完了,他的人家却说我们管理不人性化,缺少人情味。业主们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咱们哪里不人性化了,哪里缺人情味啦?经理急忙转述老人家人的话:谁家没有老人啊,谁没有年老的时候啊,都一把年纪了,还能在那里住几天啊,怎么就忍心把人家赶走呢,怎么就不能相互担待一下呢?业主们本来觉得自己蛮有道理的,让物业经理这么一转述,他们倒是觉得自己不近人情了,只好悻悻地各自散去。从此以后,再没有人嫌楼道里的异味重了,也没有人去找物业经理反映这事了。

那个老头对这一切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他照样每天在那里吃喝啦撒,照样搬着马扎到楼前的操场上一坐半天,然后再回到他的那个“窝”里去。一连几年都是这个样子。

壹点号天桥作家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散文欣赏」理明,过将止 文/静归子(语文散文摘抄赏析)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