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势大文字美的刘白羽散文

气势大文字美的刘白羽散文

气势大文字美的刘白羽散文

刘白羽的散文风格十分鲜明,大气滂沱且有着坚定的革命豪情。他的散文题材也透露着大气:长城、黄河、长江、日出……我想这与他曾经亲身投入革命工作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在《红玛瑙》一文中,他回忆了自己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在延安参加革命的经历。虽然吃饭穿衣及居住条件都非常艰苦,但是坚定的信念和崇高的信仰支撑着延安百姓和官兵们,喊着“地球是颗红玛瑙,我爱怎雕就怎雕”的口号积极建设延安大地。

第一辑中刘白羽以豪壮的笔墨讴歌了祖国的大好河川。在《长江三日》中刘白羽这样描写长江:“突然是深灰色石岩从高空直垂而下浸入江心,令人想到一个巨大的惊叹号;突然是绿茸茸草坂,像一支充满幽情的乐曲……”在《日出》一文中他这样描写初升的红日:“它晶光耀眼,火一般鲜红,火一般强烈,不知不觉,所有暗影立刻都被它照明了。”在《关于长城的回忆》中刘白羽这样怀念曾经两度登临的长城:“北方的风沙……有时冷静地、悄悄地爬过长城的每一块砖堞,有时也许会激怒起来,任性地拍击着城砖上细细的黄稍草。”

第三辑是刘白羽给走访过的名山大川写下的颂歌,例如昆仑山、黄河、敦煌、太行山等等。在《巍巍太行山》一文中,刘白羽慷慨激昂地回忆了1939年朱总司令带领红军在太行山上与白匪激战以及在驻地指挥作战的往事。朱总司令爱学习、爱人民而在作战时又果断坚毅的形象跃然纸上。这些事迹都被刘白羽看在眼里,又写在纸上,因此字里行间都非常有力量。

而本书第二辑则给大家展示了不一样的刘白羽。在这一辑里刘白羽的书写对象不再是庞然大物,而是《雪松上的泪珠》里的“雪松”、《白蝴蝶之恋》里的“白蝴蝶”等这些纤细脆弱的事物,足可见刘白羽温情的一面。此外《川端康成的不灭之美》一文更是表达了刘白羽对日本文坛这位神话级人物的敬佩激赏之情。尽管川端康成作品中总是透出日本文学特有的哀愁之感,与刘白羽个人气势磅礴的散文仿佛非常不相同,但是刘白羽仍然大加肯定了川端康成作品中的美。正如他在前言中所提出的“作家的审美观”问题,他希望散文作家们在动笔之前先学美学,提高审美观。

这本书不但适合成人,也非常适合青少年阅读,正因为刘白羽的散文气势大文字美:从思想上来说当中充满着正能量及红色教育,从文本上来说又都是非常优美大气的美文作品。

刘白羽散文名篇《长江三峡》中的两个比喻句有问题 | 刘企华

气势大文字美的刘白羽散文

不久前,我给夏衍的《包身工》找语病的文章引来不少评论,其中不乏非议。但是,我这个人就是喜欢从语法角度给别人的文章指瑕。今天,我想就修辞角度,给高中语文必修课文、刘白羽《长江三峡》中的两个句子挑刺。欢迎读者评论。

《长江三峡》第5段首句:“如果说瞿塘峡像一道闸门,那么巫峡简直像江上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这是个假设复句,前后两个分句各用了一个比喻,但前面一个比喻句的喻体不当。本体“瞿塘峡”是两山之间的水道,有一定的长度,而喻体“闸门”是水闸的一扇门,它只有高度宽度,没有长度,二者没有相似点,怎么可以构成比喻呢?如果把喻体“闸门”改成“水闸”,就可以与“瞿塘峡”构成比喻了,因为水闸两端闸门之间是狭长的水道,与“瞿塘峡”两山之间的水道正好相似。

《长江三峡》第5段第6句:“峡陡江急,江面布满大大小小的漩涡,船只能缓缓行进,像一个在崇山峻岭之间慢步前行的旅人。”这是个比喻句确定无疑,“像”是比喻词,“船只能缓缓行进”是本体,“一个在崇山峻岭之间慢步前行的旅人”是喻体,但这个喻体与本体没有相似点。

我试作这样的分析:本体“船只能缓缓行进”,这是个主谓短语,主体是“船……行进”;喻体“一个在崇山峻岭之间慢步前行的旅人”,这是个偏正短语,主体是“……旅人”。“船……行进”像“……旅人”吗?当然不像。“船”在“行进”,是一种动态,是一种情景,而“旅人”只是一条生命,一个人,二者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怎么能构成比喻呢?

这个句子的问题在于作者没有把喻体写好。如果把喻体的词语稍作调整,它就可以成为完美无缺的比喻句了。调整方法,把“旅人”前移至“一个”后面,组成“一个旅人”,删除“的”,喻体就成了“一个旅人在崇山峻岭之间慢步前行”。这调整和修改后的喻体,紧缩一下,就是“旅人……前行”。现在把它放回原来的喻体位置来看一下:“船……行进”,像“旅人……前行”,本体与喻体都是动态情景,十分相似。最后看一下调整和修改后的整个句子:“峡陡江急,江面布满大大小小的漩涡,船只能缓缓行进,像一个旅人在崇山峻岭之间慢步前行。”这样多好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宝典作文网 » 气势大文字美的刘白羽散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